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四十六章 一定要鲨了他!

      走出封锁线无视外面围观的人群,秦楼掏出手机给秦爸秦妈打了个电话,被贴着话筒一顿喷以后,秦楼才心情忐忑的回到了家。
    然而让他非常意外的是,秦爸秦爸居然没有拿着皮带棍子等他,客厅里昏暗非常,只能看着一个单薄的影子坐在上面。
    “姐?”
    “嗯。”
    小声询问得到了回答,秦楼松了口气。
    然而他还没有冲上去一解多日相思之苦,秦从霜就拽着他的耳朵把他拉到了卧室。
    秦楼嚎的嗓子都要哑了,屋里却不见有人出来解救他,等到了卧室秦从霜才松开手皱眉看向他:“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寻思着这会爸妈应该都听到了,秦楼收起了鬼哭狼嚎,嬉皮笑脸的道:“嗨呀姐姐你也是知道的,你弟弟我从小就是万人迷,那些女生天天缠着我,简直……”
    “说重点!”
    “哦……就是几个女生约我吃饭,然后手机没电了。”
    听完秦楼的解释,秦从霜眼神狐疑。
    从刚才接近弟弟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吃饭?还不如说开房呢!
    于是秦从霜缓缓走到弟弟身边,凭借多年的了解,她敏锐察觉到了秦楼眼底的一丝不自然。
    撕拉——
    “阿姐不要啊……”
    秦楼捂着上身瑟瑟发抖,犹如一只待宰的小绵羊。
    秦从霜扔掉手里的衣服碎片,目光看到了秦楼背后的伤口。
    虽然经由医疗忍者的治疗已经愈合,但痕迹还是非常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
    秦从霜手指有些颤抖的轻抚着伤疤,眉毛凝成了一结,话说时语气冰冷已经带着一丝杀意了。
    秦楼头皮发麻,声音也变得有些干涩:“姐,你这个问题问的相当有水平,其实我吃牛排的时候刀子不小心掉落进了地板缝隙直立,而我又恰巧不小心后仰跌倒以至于受了点皮外伤!”
    秦从霜冷冷的看着他,脸上连个问号都懒得打:“你是不是忘了那天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
    秦楼有些意外。
    她姐说这话时语气居然带着丝小委屈。
    他有些顶不住,感觉就好像和情人一起被怀孕妻子捉奸在床。
    愧疚来的是如此汹涌,以至于都让他陷入了对那一天下午的回忆。
    “姐,那就说好了啊,以后遇到事别告诉爸妈,你帮我打掩护,我帮你打掩护!”
    “嗯,好,不过有事你不能瞒着我,我也不瞒着你。”
    “一言为定!”
    再想想这些年她姐遇到什么烦心事都会通过便签这种方式对他诉说,一直对他没有保留……
    等等!好像也不是!
    最起码她认识了个三忍师傅的事就没和他说!
    想到这,秦楼理直气壮的道:“那你找了个三忍……啊你凭什么打我呀?!”
    秦从霜一言不发的将他推到床上,然后把被子闷在他头上施以一顿老拳,把秦楼打的嗷嗷直叫不停求饶。
    过了会她才掀开被子,一脸冰冷的道:“说不说?!”
    秦楼委屈,很委屈,以至于眼神都变得倔强,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凭借对弟弟的了解,秦从霜面部表情一下子柔和了许多:“你看我干嘛?当初咱们说的是万一遇到了什么危险,受了什么伤之后回来报喜不报忧,但对双方不做保留。”
    “然而我拜师傅这是好事呀!我不跟你说是因为你自尊心强,我怕说出来你受打击所以才选择对你隐瞒这件事的!”
    秦楼眨了眨眼。
    是这样吗?
    仔细一想好像挺合逻辑,挺有道理的。
    秦楼陷入了沉思。
    见此情形秦从霜趁热打铁道:“既然你觉得不好,那我以后再遇到什么好事告诉你就是了,你想想要不是为了照顾你,我什么时候瞒过你?我小时候连被同学欺负了都只跟你说!”
    说这话时她还掐了掐秦楼的脸,语气温柔的一塌糊涂。
    “真的?”
    “真的!”
    “那我再信你一次。”秦楼勉为其难的爬了起来。
    秦从霜心里松了口气,面上淡然道:“那你现在该说了吧?”
    秦楼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坦白从宽。
    但他说话很有技巧,把这么大一个漩涡只是说成了普通的歹徒挟持案,歹徒为了威胁警方插了他一刀,然后被英勇无敌的警察叔叔排除万难的解救。
    “真的?”秦从霜面上还有些狐疑。
    “真的!你不信我可以发誓!”
    见秦楼伸出手要赌咒,秦从霜做出一副信了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好了,信你还不成吗?这次平安无事,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遇到什么事一定要跟姐说,听明白没?”
    “听明白了!”
    随后秦从霜又帮他检查了一遍,确定伤口没大碍后才悄悄退到门外。
    见到自家老姐走了,秦楼有些牙疼,但愿她是真的信了吧,不然真相这么震撼,她姐不一定能接受的了。
    以前还是跟屁虫,乖宝宝的他突然反杀了一个人,还是个中忍,他姐听到一定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万一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过了会他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个空的玻璃瓶,随后将在嘴里含了半天的那条肉丝从舌下扯出来。
    望着阳光下那丝不起眼的肉,秦楼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一切伟大都始于微末。
    看来改天要买个培养皿和营养液了,不过就柱间细胞的活性而言,哪怕放在普通的水里应该也没问题。
    这可真是个宝贝啊!
    ……
    从秦楼房里出来后的秦从霜并没有回到卧室。
    因为想了片刻她还是有些不相信秦楼的话。
    主要今天群里有件事闹得很大,秦从霜怀疑自家弟弟很可能也被牵扯了进去,但那么大动静他是怎么受了点小伤就回来了的?
    秦从霜想不通。
    但她想不通没关系,因为她有个任职金陵忍部部长的师傅。
    拿起手机,编辑了条短信发给莫岚。
    再放下手机时,秦从霜的眼神带着一丝冰冷与恨意。
    不管是谁,敢动她弟弟。
    回头查到了一定要鲨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