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六十八章 去荧惑

      小麻雀自叶朝的衣襟内钻出,双眼朦胧,扑腾着翅膀飞到了大黑头上,还未去询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整座成仙地忽然沸腾起来,道道杀意直冲霄汉,无声而流的仙河似乎化作了一柄柄可裂苍穹的神剑。
    那方湛蓝的天幕之外,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可怕的事物!
    大黑与小麻雀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一同看向了依旧未睁眼的叶朝。
    “叶朝先前说在这个世界破境经常会引发雷劫,外界天地似有阴阳颠倒之相,他这是要破境了吗?”小麻雀问道。
    大黑将耳朵竖起,听着叶朝体内一直未曾淡去的轰鸣,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随着时间流逝,昆仑仙地中的无缺帝阵几乎完全苏醒,杀意若无量大海倾倒一般在仙地中翻涌,条条瑰丽的仙河变得比笔直,随后向着天外刺去,在湛蓝天幕上留下了无数个恐怖的大洞。
    叶朝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然而天地间的磅礴杀意却是渐渐归寂,道道仙河又恢复了之前那般的蜿蜒而无声。
    小麻雀不解,跳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歪着脑袋问道:“叶朝,不是应该渡劫吗?怎么外界似乎又安静了。”
    叶朝笑了笑,摸了摸它的脑袋后,说道:“此地帝阵无缺,我若选择在此渡劫,那帝阵便会彻底复苏,届时我们都会被帝阵的力量撕碎。”
    ……
    昆仑山很高,远远的看去,似乎刺在了幽深的夜幕之上,将天地勾连在了一起。
    一处雪峰上,大黑在地上看着漫天星海间绽放的雷霆,狠狠地咬着自昆仑仙地中拿出的神药。
    小麻雀双眼满是担忧的看着天上,甚至能够在它明亮的眼中看到几抹泪花。
    小白虎卧在大黑与小麻雀中间,罕见的没有瑟瑟发抖,它盯着被雷霆铺满了的夜幕,小嘴张的很大。
    它不是小麻雀与大黑,除了听叶朝所说便没再接触过这个世界的修行文明,它是可以在这片星空下长存的不死神药,眼界之宽在这世间几乎无人可比。
    当被叶朝从苦海中放出来的时候,它便感应到了叶朝的境界,王者巅峰,尽管是在昆仑成仙地中修练半年所成,但依旧显得不可思议。
    然而夜幕之上出现的雷劫却更是让它无法理解,那只是叶朝在仙台三重天积累下的八层小境界的雷劫,只是雷劫中段,他便感应到了有青年大帝的气息,那若往后,怕是古之大帝复生,此劫也难以渡过了吧?
    ……
    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而叶朝的雷劫,一般都很漫长,这便让在雪峰之下的三兽等的更加艰辛。
    雷劫整整持续了一夜,小麻雀便哭了一个晚上,大黑则吃了一晚上的神药。
    而小白虎则是张着嘴巴过了一晚,因为越到后面,雷劫便越是危险,它感觉到了数位少年大帝的气息,甚至其中有几道它都曾亲眼见过,然而雷劫一直在持续,叶朝一直未死。
    一轮红日自昆仑山的深处升起,随后整个人间迎来了光明,小麻雀觉得自己的光明也来了,因为在天穹上持续了一晚上的雷霆终于消散,而它感觉到叶朝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
    许久后,雪峰上的一处积雪散开,叶朝站在了三兽的面前。
    小麻雀跳在了叶朝的肩膀上,如同孩童一般叽叽喳喳的开心叫着。大黑的肚子圆滚滚的,这一晚它吃了太多神药,导致药力积蓄在了肚中,怕是会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这样。
    这时,小白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抓了抓叶朝的裤脚,指着碎玉剑叽叽几声,随后传音问道:“这是那座小塔的气息,你是如何将神痕紫金融去的?”
    叶朝将小白虎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另一只肩膀上,说道:“用了一些源术的手段,引来了不少劫雷,加上那件准帝兵本身就是器胚,很好相融的。”
    小白虎拍了拍胸口,呼出一口浊气,传音道:“我还以为天地在这几万年间又有了大变化呢,原来如此。”
    ……
    当所有人都在恐慌昨晚夜幕上的雷霆异象时,造成这一切的正主叶朝却是带着三兽在人间各大都市闲逛起来。
    当然,有着蝉翼结界的守护,没有凡人能够发现它们的踪迹。
    数日后,叶朝来到一座繁华的城市,给一对寻找儿子的夫妇留下了一封信,随后他向着虚空横渡而去。
    泰山玉皇顶的五色祭坛已经损毁,没有修补祭坛仙料的叶朝,已然无法在泰山顶上踏入星空古路,而离地球最近的一处五色祭坛,便是在荧惑古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