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四章 魏蹁跹

      叶君泽表示,他才不是扣扣索索,又想要好处又半点儿不想付出的天阳宗。
    他叶少爷,归元宗丹峰少峰主,手握高阶上品灵丹的丹道大师,有的是灵石。
    只要小丫头愿意,就算是用灵石砸,他也要给小丫头砸出来一个绝对适合小丫头种植灵茶树的茶园。
    更不要说,魏如雨现在严格说来,早就已经不是纯粹的灵茶种植师。
    她的茶修之道,虽然依然坚定,但她的种植,早已不仅仅局限于茶修。
    她现在,更像一个更称职的灵植师。
    而且魏如雨的这个灵植师可以说。比郭志康的覆盖范围还要广阔得多。
    这世间但凡灵植者,无一不在她亲近的范围内。
    这时间但凡植物者,无一不在她特殊的神识下纤毫毕现。
    更不要说那些普通植物。
    若魏如雨为了魏家茶修种植一脉的传承,放弃自己眼前好不容易挣来的康庄大道,别说是魏如雷绝对不会同意,他甚至能够想到自家宗门里,灵药园那个暴躁的身影。
    所以,其实魏如雨的担忧,她身后的两个男人完全无法理解。
    甚至,他们巴不得魏家对他们不客气一点,再不客气一点。
    最好直接将他们赶出来。
    这样,他们就可以毫无负担的选择只需要将父母和先辈们的遗骸迁回祖地,就潇洒的转身离开。
    毕竟那样是西昌界茶修魏家不接受他们几人,可不是他们几人不懂得规矩。
    外面的世界固然没落,就连灵气都不如西沧界的充盈,但,自由的气息,让他们敢想敢拼,敢说自己未来可期。
    但,可惜,最终事情并没有像叶君泽和魏如雷所希望的那样发展,魏家人对待他们兄妹二人乃至是叶君泽都非常礼遇。
    在魏如雨拿出了魏家的传承信物之后,负责接待三人的门人立马就将三人客客气气的迎了进去,而后立马让小司去通知他们,这段时间在这边负责轮值的少主。
    魏家的灵茶园当然还在。
    甚至正如他们所想,过去千年里,魏家也在不断培养自己的新的灵茶树种植人员。
    毕竟即便损失再重,魏家传承的根基还在,魏家大部分族人还在,魏家的祖地还在,不可能就这样认命。
    只可惜,大概当年老祖真的将他们看的很清楚。
    亦或者说,当年修真界的灵气日渐稀薄之后,哪怕西沧界所受的影响相对要小得多,且西仓界的修士对环境要爱护的多。
    但毕竟今昔不同往日,魏家先祖已经预见到了这个修真界的未来,才会早早将这几脉分离开。
    事实证明,魏家先祖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亦或者说,西沧界这些能够从古传承至今的家族的先祖们,都是有先见之明的。
    正是因为有了进一步细致的划分,每一个支脉所细致专攻的方向不一样,他们这些家族才能一代代繁衍至今。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西沧界过于美好的桃源盛景,到底是引来了东临界那群恶狼的觊觎。
    而在那场重创之后,没有了种植一脉的传承者,以及最重要的,魏家本应拥有的那片,从先祖手中传承下来的古茶树园。
    即便魏家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在这上面,甚至是每一代优秀子弟,不论是哪一脉的弟子,都会努力为灵茶园种植贡献一份力量。
    但他们的进展依旧很缓慢。
    不过,虽然因为是不能再开辟新的高阶灵茶园,为了守住魏家的根基,他们不得不被困守原地,致使魏家也是围着这个城邦居住的几个修真家族中,本部距离城邦最远的一个家族。
    但是经过千年的不断摸索和努力,至少能够照顾好现有的灵茶园,让那些灵茶树能够安安稳稳的生长,发芽,保持足够的产出,还是可以的。
    甚至,因为两位极为有天分且努力的弟子的出现,他们虽然不曾打造出高阶灵茶园,但也新养护处了几片低阶和中阶的灵茶园。
    即便没有魏如雨的回归,在魏家子弟齐心协力的努力下,魏家也依然有信心,会越来越好。
    不过当然,魏如雨能够带着也许她自己都还不甚明白的核心传承,以及苍云佩中,那片对魏家来说至关重要的古茶树园回归,对魏家绝对是一件值得举族欢庆的大事。
    不过此时不管是魏如雨还是对面魏家,正打算迎接他们的人,都还不清楚这个即将带给大家的巨大惊喜。
    听闻门外有三名陌生来客,自称是千年前西沧界流落在外的,茶修种植一脉传承后人,想要上门求见。
    最近正值守家族位于城中产业的魏蹁跹有些不敢置信。
    毕竟,西沧界封闭千年,虽然偶尔也有机缘巧合之下,意外进入西沧界的外界修士,亦或者偶有经过聚宝阁的考察,与聚宝阁达成协议,前来西沧界的修士。
    但那些人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要么就是与灵族交好,且大有来头的高阶修士。
    可据手下汇报说这三人的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元婴后期,其中那名自称是家族种植一脉传承者的小姑娘,才不过金丹初期。
    但,想到前几日爹爹曾收到过一封聚宝阁管事的来信,道是近期有贵客临门。
    难道这贵客就是他们?
    心下狐疑,魏蹁跹却也不迟疑,便到前门去见人。
    魏如雨三人已经被引进了正堂,虽然端上来的只是极为普通的中品灵茶,但清香四溢。
    单单只是闻着茶香,便让人的心神不自觉的安定下来。
    原本三人一路走来,那些激动,期待,对未知的忐忑不安,所带来的十分焦躁的情绪,被这一盏悠悠茶香所抚平。
    三人依次落座,对着端茶水的小童道谢之后,魏如雨端起面前清幽的茶水,浅浅戳了一口。
    感受着这灵茶中那股带着特有的安定心神的气息的滋味一点点蔓延,魏如雨轻轻闭了闭眼睛。
    叶君泽与魏如雷,不懂茶。喝灵茶,也不过是喝一个功效罢了,虽说也能喝出茶的好坏,但毕竟与魏如雨不同。
    她能够感受到这灵茶的茶青,并不是多好。
    甚至跟她自己这些年在丹峰上所种植的那片灵茶园中所采摘的春茶,品质不相上下。
    但这灵茶之所以能够有这样清香,这样好的功效,是因为制茶人的手艺,远远比她这个自学成才的半吊子要高出太多太多。
    虽然魏如雨不敢猜测这灵茶的制茶人是否是什么大师,但想必对方必定是以制茶入道的制茶师一脉的魏家后人。
    而且不仅是制茶师优秀,这位给他们三人端茶的小童,泡茶的手艺也不错。
    唯有上好的茶青,优秀的制茶师,再加上一个优秀的侍茶师以及极好的水,几者相结合,才能最终完成一道最好的灵茶。
    这几者,缺一不可。
    而虽然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他们是自称魏家流落东临界千年的后人,是同族。
    所以小童端出来的茶水,用的是相对较好的灵茶,还是因为魏家本身财大气粗,习惯了这等品质层次的灵茶来待客。
    总之,能够拿出这样一份灵茶来招待,足以见得魏家的底蕴,以及后辈人才辈出的真相。
    而小童以及这些接待他们的人,对他们的礼貌,客气,真诚,也大大的缓解了魏如雨心中的忐忑不安。
    果然正如她小时候阿父所说的那样,西沧界茶修魏家,是一个很强大很好很好的家族,是他们的根。
    魏如雨几乎迫不及待的,希望能够认识一下这些分别千年的族人。
    因为魏家茶修一脉的特殊性,魏家家主一直是由负责侍茶那一脉负责。同时他们也是主要对外交流的负责人。
    所谓侍茶一脉,他们主要负责将已经成茶的茶叶,根据其每种茶类,甚至是每年同种茶类的不同,造成的其独特的特性,以及寻水一脉的人带回来的水源,选取最切合的茶与水,用他们这一脉最切合的手法,进行冲泡。
    茶水交融之间,是他们体悟天道,修行道法的最佳法门。
    现如今的修真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亦或者只是因为灵茶能够静气凝神的功效,过于耀眼,反而掩盖了灵茶师一脉的修士们的光辉。
    尤其是侍茶一脉的修士,他们毕生的追求,都是如何将手中的灵茶,冲泡的更好,更完美,尽自己所能的将那灵茶中的灵气与功效绽放出来。
    但说到底,侍茶师泡出来的灵茶,是给人喝的。
    也许是因为低阶甚至中阶侍茶师太多,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者们眼中,他们都不过是些小人物。
    也许是因为,战斗类的修士们天然的优越感,让世人总觉得侍茶一脉的人,就和高级侍者没有什么区别。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茶修,最初本就不是为其他人服务而存在的。
    他们是从种茶,采茶,制茶,贮存,冲泡和品饮茶中,寻找与道法相互融汇沟通的那一线契合。
    是通过这个过程中,去沟通天地自然法则的一群人。
    曾经的灵茶师,也被称为最接近道法自然一脉的修士。
    接待魏如雨的这位名唤魏蹁跹的姑娘,虽不是现如今的魏家家主,却是魏家这一任家主的嫡长女,未来也会是魏家下一任家主。
    虽然暂时还无法真正确认魏如雨的身份,但是以魏蹁跹的身份来招待他们,却也足够规格,甚至略显过于隆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