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赢得尊重和友谊

      “和平使者?这个词新鲜,我们和人族之间的恩怨足以写上几百本百科词典。我们玉兔族虽然不好战,但不代表和人类亲近。一旦我们跟人类亲近,荒山将再无我们的立足之地。
    到时候人族会接纳我们吗?你们不是常说非吾族类其心必异吗?在我们对你们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们会把我们当成宝。当你们目的达成后,我们会成为你们的首要猎杀目标。
    兔死狗烹这个词是你们发明的,我们玉兔族可没这个词。”
    刘昊沉默了,兔子说的是实话。妖族的生存环境比地精族好,但妖族跟人族之间的恩怨仇恨比地精族要多得多。
    “兔子,我该如何赢得你的信任呢?我怀着真诚的目的而来不想空手而归。”刘昊觉得说得再多不如直抒本意。玉兔族的智慧不输于人族,不要小看了它们。
    “简单,跟我打一场。赢了,我就带你去见族长。输了,你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好。在你我切磋前,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刘昊,庐阳城庭队中队长。”
    “好说。玉兔族兔常在。我们就在这战上一场吧!我可是好久没跟人打过架了。在族里他们都叫我暴力兔,希望你我能打得尽兴。”
    “哈哈哈...”牛山把最后一口山参咽下肚,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常在啊!你可悠着点,别看队长斯斯文文的,他下手可不轻。我们一身的战斗力都是他调教出来的,身为你的朋友,我必须向你提个醒。”
    “真的吗?太棒了!”兔子眼冒金光,一蹦三尺高。
    “请!”刘昊手势一摆,牛山等人知趣的往后退了一大截。
    “你也请。”兔常在学着刘昊的模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他白光一闪,在大家不可思议的目光下进行了妖化。
    萌萌的兔子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身高三米的巨汉。兔子的头,人类的身躯,结实的块状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白色的毛发根根笔直的竖起,犹如一枚枚白色的毫针。
    啥话也不说,兔常在挥拳就向刘昊砸来。呼呼的风声,让他的拳头充满了威势。
    刘昊本可以闪避,但为了获取他的尊重,刘昊提起扭身,奋力挥出自己的右拳。
    后发先至,两个拳头没有任何花哨的撞到一起。沉闷响声过后,两个人各自后退一步。
    “哈哈,痛快!这才是真男人的战场!英勇的战士就该如此!”兔常在本就通红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
    无色透明但能看到轨迹的风在兔常在挥出的拳头上频频出现。
    刘昊每接下一拳便会感觉到一丝异样,直到战斗几十个回合后,刘昊感觉到的异样忽然间爆发而出。
    风助火势,兔常在的两个拳头被白色的火焰紧紧包裹。每挥出一拳,白色的火拳便会带起一道火光,看起来妖艳十足。
    “刘昊,我拳头上的火焰是兽火不是凡火,你可要当心了。”兔常在不想胜之不武,好心的提醒道。
    “你也要当心了,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火。对我来说越火越好啊!”刘昊的战意被兔常在一点点燃起。他喜欢这样直接干脆的近身战,这点他跟兔常在的想法是一致的。
    兔常在在跟刘昊硬拼十几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刘昊没有说谎,自己的兽火在攻击到他身上后,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无底洞,准确的说像是被什么一口给吞掉了。
    “大地囚笼!”兔常在一拳击退刘昊,随后往后一个跳跃。
    “铿铿铿”的声音响起,刘昊的四周被竖起的石柱包围。石柱两两对称,在刘昊头顶上方连接而起。
    兔常在扭了扭脖子,喘着气说道:“刘昊,我不得不承认你很难缠。你是灵师境的灵者吗?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跟同级别的对手战斗啊!”
    “你感觉得没错,我的确是灵师境的灵者,但不代表我的战斗力一定要停留在灵师境啊!笨鸟先飞,我可是很勤快的。”刘昊站在石笼中耐心的解释道。
    “感谢你的解惑。接下来你要小心了,现在主动认输还来得急。”兔常在的呼吸恢复了正常,他再次意气风发的对刘昊说道。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囚笼的厉害。”刘昊双手后背,笑呵呵的看着兔常在。
    “大地囚笼,收!”
    实质的囚笼像是活过来一样,匀速的收缩起来。在牢笼内测,石柱的表面凸起一根根倒刺。倒刺锋锐有光,看起来就像是杀人利器。
    “刘昊,只要你主动认输,我就平安的把你们送出去。你应该可以感知到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兔常在双臂环抱,以胜利者的姿态向刘昊劝降道。
    “抱歉,我没有投降的习惯。战斗也该结束了。你且看好,我要虎兕出于柙了!”
    方天画戟被刘昊召唤而出,一戟横扫,石质牢笼被刘昊一切而断。
    纵身提气,好似战神下凡。眨眼间,刘昊便冲杀到了兔常在近前。
    “我去!”兔常在两腿一蹬,瞬间离开原地。
    “轰隆”一声,兔常在之前站立的地方被刘昊一戟劈出了个大坑。
    “看我的风火刺!”兔常在气呼呼的单脚一跺,双手打出一道手印。
    “咻咻咻...”的破风声响起。一根根被白色火焰包裹的石箭密集的向刘昊笼罩而去。
    “这一招还不错。”刘昊抡起方天画戟,在周身建起一道密不透风的防御壁。
    “叮叮叮”的响声不绝于耳。没有一根风火刺突破刘昊的防御。
    “兔常在,还有什么招式一并使出来吧!光凭这些就想让我服输,可不够啊!”刘昊游刃有余的站在防御壁中说道。
    “这还是人吗?”兔常在萌萌的用手挠了挠脑袋。自己不是没有跟庭队的人战斗过,以往的那些家伙,最强的在使出风火刺的时候就主动认输了。他怎么可能在风火刺的围杀下还能轻松自如的跟自己说话呢?这样太离谱了吧!
    “就到这里吧!刘昊,你用实力赢得了我们玉兔族的尊重。同时,你也用你的品德赢得了我们玉兔族的友谊。”
    雄浑有力的声音中透露着岁月的沧桑。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可见来者的身份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