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2365章:这是在相亲啊

      她发现,他依然还是铁青着脸色,很是不爽的样子。
    咋?
    谁惹他了?
    慕念安也不好直接问,只能在夏天身边,坐下。
    夏天十分自然的,把自己的手搭在她的腿上。
    “干爸,干妈,”夏天笑眯眯的,“我们南语啊,是一个才女。
    她不仅会唱歌,还会写歌。
    她出的专辑,里面的歌曲,都是她作词作曲的,”“这么棒啊!”
    言安希点点头,“好,真是好。”
    说着,言安希又看向慕以言:“哎,你看看人家女孩子,多有才,会作词又会作曲的。”
    慕以言“嗯”了一声,礼貌的看了南语一眼,点点头,又移开了目光。
    南语的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红晕飞过。
    看到这个情况,慕念安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但,她还不敢确定,只能继续保持着沉默,观察着。
    “干妈,”夏天又说道,“你还没听过南语现场唱歌吧?”
    “没有没有,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啊?”
    “当然有了,”夏天笑道,“我干妈要是没有,那么谁才会有啊。”
    南语也适时的说道:“如果慕太太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现场唱一首的。”
    “好好好。”
    言安希不停的点头。
    夏天笑得跟个……媒婆似的。
    这个时候,言安希又看着慕以言:“以言,你听到没有?
    南语要唱歌给我听了。”
    “嗯,听到了。”
    “正好,那边有一架钢琴,你不是会弹吗?”
    言安希说,“来,你去弹琴给南语伴奏,别让人家女孩子一个人,有点尴尬。”
    “妈……”“快去快去。”
    慕以言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起身,往钢琴的方向走去。
    看得出来,他是不太情愿的。
    连背影都透着不情愿。
    慕念安没忍住,多嘴说了一句:“我都好久没有看见哥哥弹琴了,没想到,今天不仅有眼福,还有耳福了。”
    慕以言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
    慕念安马上偏过头去,不和他对视。
    事情都这么明显了,慕念安要是还看不出来的话,那她就是傻了。
    这情况,一看,这个叫南语的女孩子,就是夏天特意带来,介绍给慕以言认识的啊!而且,妈妈看起来也很喜欢她。
    再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在相亲。
    慕念安这下子,终于明白了,哥哥为什么会那么的生气了。
    她又一次忍不住,扑哧的笑了起来。
    哥哥这样的人……相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确很好笑啊!夏天见她笑,撞了撞她的肩膀:“怎么样?
    懂了吗?”
    慕念安点点头:“我一开始是不明白的。
    但是,我妈妈说几句话,就提到南语,让她接话,还这么的捧场,我就明白了。”
    “你看慕以言,脸臭得不行了。”
    “夏天,你这样做,不怕回头我哥找你算账啊?”
    “我还怕他?”
    夏天哼了一声,“你看,咱妈这么喜欢南语,他该谢谢我这个媒人才是。”
    两个人窃窃私语的时候,慕以言已经走到了钢琴旁边。
    他很久没有弹过钢琴了。
    他这双手,拿起和放下的,也都是签字笔。
    但,从小就练琴的他,面对这黑白键,还是非常的熟悉。
    慕以言坐下。
    南语站在他旁边,看着他:“麻烦了。”
    “不客气。”
    慕以言低低的应道,“有曲谱吗?”
    “有。”
    南语翻出来,放在他面前。
    慕以言抬手,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琴键上。
    南语看着这双手,都不禁暗暗的赞叹,太好看了。
    慕以言倒是专心的看着琴键。
    还是有点手生的。
    但,按下几个键之后,他慢慢的熟悉了。
    慕以言低头弹琴的样子,不得不说,帅爆了。
    尤其是坐在沙发上,夏天和慕念安的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慕以言的侧脸。
    如果,此刻,有一束追光打在慕以言的身上的话……不,没有追光,他已经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了。
    南语轻轻的唱了起来。
    职业歌手的嗓音,哪怕没有话筒,没有音响,只有简单的钢琴伴奏,那也是非常的动听。
    南语唱得很稳,发挥得非常好。
    慕以言在弹琴。
    她在唱。
    慕念安看着这副画面,耳边回荡着南语的歌声,都不禁有点痴了。
    一首歌唱完,还是夏天带头鼓掌,她才回过神来。
    南语有点不好意思:“献丑了,叔叔阿姨,唱的不太好。”
    “很棒很棒。”
    言安希夸赞道,“清唱都这么的好听。”
    慕以言站了起来,正好站在南语旁边。
    两个人这么并肩站着,倒是也非常的般配。
    言安希的眼神里,越发的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时间不早了。”
    言安希说,“以言,你正好也没有什么事,就送南语回去吧。”
    慕以言皱眉:“我?”
    “对啊。”
    “夏天不是跟她一起来的,难道不负责把她送回去吗?”
    慕以言说,“正好,来回都一起。”
    言安希一下子倒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呀!”
    这个时候,夏天忽然很是刻意的惊叫一声。
    慕念安都还是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
    言安希却灵泛多了,马上问道:“啊?
    怎么了?
    夏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对对对,干妈,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点急事,要回公司一趟。”
    “是吗?”
    言安希说,“那你岂不是不能送南语回去了?”
    “对啊,公司跟南语家,完全都不顺路。”
    “没事没事。”
    言安希摆摆手,“那就让以言送吧。
    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事。”
    慕以言看了看夏天,神色越发的阴沉。
    但,他也不好再次拒绝。
    南语是女孩子,脸皮薄。
    再说,就算他不看南语的面子,言安希这么的使劲撮合,他也不好拂了自己妈妈的面子。
    “好。”
    慕以言点头,“我送南语回去。”
    他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谁都听得出来,他语气里的不情不愿。
    言安希只当做不知道。
    夏天更是幸灾乐祸,拉着慕念安,就往外走:“好了好了,干妈,我先去忙了。
    念安,你送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