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699章:杜元铣的提议

      首战,两人的演技都达到了极致。
    至少算是圆满蒙混过关,且辛甲被苏全忠挑伤,但却没有伤到要害,亦是最佳的战果。
    至少辛甲的伤势可以给杜元铣一个交代了。
    姬昌回营,召集众将议事。
    姬昌在营帐将西岐众将大骂一顿。“苏护座下本就没有多少名将,而你们各个骁勇善战,且都身经百战,为何连苏护之子苏全忠那稚子都拿不下?”
    “君候息怒,那苏全忠战力甚猛,且力大无穷,是冀州城中第一战将,今日吾等失算,未曾料到苏全忠会第一个出战,否则末将自会亲自出马,将其拿下。”
    “还请君候给末将一次机会,末将自当全力以赴,明日自当奋勇杀敌,自可诛杀苏全忠,取下苏护的项上人头……”南宫适此刻当即单膝跪倒在地,当即夸下海口。
    杜元铣就坐在边上,就那般静静的看着姬昌和他座下将军的表演,脸上没有多少神色,内心却在憋着笑意。
    杜元铣很清楚,姬昌这般做作,其实就是做给他看的。
    若是杜元铣今日不在场,或许姬昌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当即就开始商讨明日如何继续演戏下去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君候莫要责怪南宫将军他们了,正如南宫将军所言,冀州苏护之子苏全忠乃冀州最强战力,而我军仅是副将辛将军出战,也斗了他三十多个回合才被其伤到而已,并未有大碍,如此足以说明我西岐军力的强大,明日再上战场交锋,相信冀州自不会再占到便宜。”杜元铣此刻一副虚弱的靠在椅背上,就那般打量着西岐众将,淡淡的说道。
    杜元铣懒得跟他们在这里继续演戏下去,他也很累,毕竟他现在也在演戏。
    “杜太师所言倒是有几分道理,如此那本候就暂且饶过尔等,明日再战,休得再出乱子。定要将苏护、苏全忠父子拿下试问!”
    姬昌闻听杜元铣所言,没再去多说什么,也未再继续追究他们,当即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
    当然姬昌内心却在纠结,他实在是想不通杜元铣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怎么现在看来他处处在帮着他西岐说话?
    姬昌可不会傻得相信杜元铣就是他们自己人,更不会去放松警惕,越是这种时候,越是杜元铣示好,他姬昌就会越加的戒备!
    “下官还有一提议,苏护、苏全忠父子乃冀州候,虽反了朝歌,但毕竟是朝廷命官,若是能活擒则活擒,切莫杀之,留着任由大王处置,若是苏护能自己投降,将其女进献,则更是两全其美,最后如何定夺尚有大王来断,不知君候意下如何?”杜元铣此刻再次启口,他在促成苏妲己进宫这件事。
    当然杜元铣也相信姬昌现在定会这般选择的,毕竟苏妲己进宫是最好的结局。
    若是死战,到最后谁都得不到半点好处的,牺牲苏妲己一人,而让各方势力都能够得以消停,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杜元铣之所以这般去说破,就是担心姬昌会揣测他的心理,迟迟不敢下决心,如此以来反倒是惹来诸多的麻烦。
    “哧!”
    姬昌闻听杜元铣的话语,当即就愣住,内心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他万万没想到杜元铣居然是这般提议。
    “杜太师觉得若是苏护献女,此战大王可罢休?”姬昌此刻深吸口气,将内心情绪压下去,他需要继续套套杜元铣的心思。
    姬昌现在还是很担心,一直在防备着杜元铣,毕竟他摸不清杜元铣的底细,若是不小心中招,那他们西岐这次恐怕要跟着倒霉……
    姬昌一直都高度戒备,尤其是对杜元铣。
    在西岐的大军中,杜元铣是最大的隐患,但这个隐患却无法拔掉,毕竟杜元铣是帝辛派来的监军。
    虽然杜元铣没有行动指挥权,但却有高度的监督权,一旦他们有什么心思被杜元铣发现,杜元铣想要算计他们,那帝辛那一关恐怕是不好过,甚至是帝辛会被挑拨,到时候真的御驾亲征西岐,那可就彻底完蛋了。
    虽然姬昌相信他们西岐的战斗力很强,但是相比现在的庞然大物商军,他们西岐还弱的很。
    即便是闻太师不在朝歌,一旦开战,帝辛御驾亲征,东夷九族的高手追随,他们西岐恐怕就只能被颠覆。
    也正是如此,姬昌才会百般小心谨慎,不敢有任何的纰漏,更不敢被帝辛抓住把柄。
    姬昌相信,帝辛或许已经锁定他们西岐,想要对他们西岐下手,只是一直寻不到机会,所以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不能放松警惕!
    谁敢确保杜元铣这般言语不会是为了替帝辛在试探他们?谁又敢确保杜元铣不会是帝辛的走狗?
    而且杜元铣是费仲和尤诨强烈推崇的,那么很简单,杜元铣会不会与费仲和尤诨有什么关系?他们暗地里是不是会有一些龌龊的算计,正是这些,他必须要好生谋划一番,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破绽和漏洞。
    “君候,本官觉得应无碍,但关键不在于献女于否,而在于苏护之女是否真如外界所传的那般美艳绝伦?君候可要知道,无论是当今王后,还是龙鸾王妃、青贵妃,她们都是一等一的绝世美人,若是苏护之女无法与三位后宫娘娘一较长短的话,恐怕……”杜元铣当即一笑,他如何不清楚姬昌心里是如何想的,是什么打算。
    杜元铣当即就顺着姬昌的心思开始说下去,当然他说的也都应该是姬昌和苏护先前所想的。
    “杜太师所言极是。”姬昌不禁附和着点点头。
    “本候虽然未曾见过苏护之女,但据我西岐曾前往冀州的官员来报,苏护之女苏妲己当真是美艳绝伦,丝毫不比宫中的三位娘娘差,定可与她们一拼之力。且关键据说那苏妲己妩媚倾城,温婉尔雅,与宫中三位娘娘的脾性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相信大王见到她定会爱不释手的……”姬昌此刻不禁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