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五百二十四章 草包

      他才扯动渔网,忽地,手上一松,便见许易含笑盯着他,“难得见到个聪明人,可惜啊,跟了个草包主子。”
    不待丁典反应过来,他便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丁典发现睡在一个悬崖上,正是仙女峰顶,他惊讶地发现许易已不见了踪影,再定睛时,却见地上写了文字:你已中了老子的禁制,敢乱言,生生炼死你。
    丁典冷笑道,“到底还是怕惊动了公子,这才不敢杀我,也罢,我非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鬼。”当下,他急急朝壮日阁驰去。
    他赶到壮日阁时,薛霸正端坐在虎皮椅上,一脸的阴沉。
    丁典噗通一下,拜倒在地,高声呼道,“公子,全弄明白了,那董超竟被人冒名顶替,跟那李平合伙做局,真真是狼子野心,罪该万死啊。”忽地,他发现画风不对,薛霸竟然毫无反应。
    “是了,一定是状况突发,公子无法理解。”
    想通此节,丁典沉声道,“公子,那冒充董超的混账,再也留不得了,必须要想办法除……”
    他话音未落,整个身子便倒在了地上,薛霸已从虎皮椅上消失,出现在了丁典的上方,一只脚死死踩住丁典的头颅,“你给我说说,董超怎么是冒名顶替的?”
    丁典便将他叙述旧事,许易无法回答的话说了,薛霸冷笑道,“既然如此,那董超怎么知道当初我父亲从雪地里捡回来时,我家正在吃饺子,还送了他一碗。”
    丁典瞪圆了眼睛,完全无法理解,忽而,他想出不对来,高声呼道,“那董超为何突然提起此事,分明是知道我要戳穿他,提前拿此事堵空,公子千万不要上当。”
    薛霸冷声道,“死到临头,还敢编排,分明是我今晚提起当日搭救他之事,董超念及往事,心生感恩,着人给我送来了饺子,以示不忘故主之情。到了你这里又成了堵空。也罢,看来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死心,我也问你几个问题。”
    “你那五十枚风煞牌是怎么回事?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我的一个狗奴才,这些年竟然在我手下,神不知,鬼不觉,攒下了这么一大笔资财啊,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薛霸狞声问道。
    丁典一颗心直沉下去,他太清楚薛霸为人了,若是承认,必死无疑,“不,公子,断无此事,是董超,是他打晕了我,硬塞到我星空戒的。”
    “哈哈,他打晕了你,董超才晋升玄婴三境,能打得过你?好个狗奴才,我再问你,你作何要去找李药师,要他回收你的风煞牌,还要用董超替他私炼佐剂的事儿,威胁他。”
    薛霸眼中几要喷出火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丁典竟是如此大胆,背着他攒下偌大家私不说,还想借着他的东风发财,这也就罢了,在一切不可挽回之际,董超明明已经为他觅得了一条生路,偏偏这混账私心作祟,竟然自作主张,赶过去威胁李药师,却没想到李药师竟脾气火爆,根本无惧,将他赶了过来,这一切若非董超禀报,他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不,不,董超那污蔑我,不,不,他不是董超,他真的不是董超,公子,你且听我说,且听我说……”
    丁典正嘶嚎着,薛霸一脚踏碎了他的胸膛,“你真是死不悔改啊,到现在还死咬着牙胡扯,我告诉你,李平亲自通过如意珠和我面谈的,难道他也会污蔑你么,还是说,董超已经能让李平听命行事了?该死的狗奴才,连主上也敢算计,不死何为。”
    说着他一脚踏碎了丁典的头颅,挥手一弹,丁典才冒出的玄婴,便如风飘散。
    他仅剩的最后一枚意识,却是想起了许易最后和他的说的那句话,对自己默道,“我的确跟了个草包!”
    ?
    …………
    “知道了。”淡淡说了三字,李平关一挥手,许易关闭了如意珠,顿时,光影消寂,薛霸的形象幻灭。
    灭了丁典后,薛霸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许易,并坚持要他联系李平,他要亲自跟李平致歉,并向李平出示丁典的首级,又表达一番歉意。然而,李平对这一切毫无兴趣,勉强应付几句,倒也符合他的气质。
    此刻,许易灭了如意珠,李平冷声道,“我现在才知道,你的胆子到底有多大,原来我以为你不过是痴迷炼丹,苦无资源,才弄出这风煞牌,现在看来,你是借机打着我的旗号,做的这好大一篇文章。”
    李平反应再慢,当薛霸坚持要和他对话后,他也意识到了许易折腾出的事情,并不如他预想的那般简单,这人的胆子实在太大了,也渐渐不可控了。
    许易抱拳道,“大药师明鉴,我于夹缝中生存,求活犹自不易,若墨守成规,临及终老,恐怕也不过是一个侍药童子。诚然我借了大药师的招牌,但对大药师何害之有?说到底,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知道在我为自己谋取利用的同时,坚决不能损害大药师你的利益。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不是么?”
    李平默然,仔细想想,他还真没什么损失。薛霸那头的烂事,他不管,一切都是钟如意自己去操心,他也没留下任何把柄给薛霸,自无惧他折腾出什么风波。
    反倒是,他先“炼风煞丹”,又“钻研雷煞丹”,在丹堂引起了高度关注,尤长老对他的信重也多了不少,已经暗示过,希望他赶紧培植根本,为冲击命轮境做准备。言外之意,显然是有深度培养他的意思。
    “你说的好听,焉知你不是拿我做过墙梯,仔细算来,你从一个灵植官,借着我的手,先成了侍药士,现在又成了三级药师,可谓步步为营。现在想来,当初在西谷,你来见我,焉知不是处心积虑。”
    李平越想越觉得眼前的毛骨悚然,或许当初提携这家伙,根本就是个错误。
    许易道,“大药师不必质疑我的机心,我也说了,某沉沦下僚,为求上进,诚然是用了手段的。但有一点,我对大药师,从来都只有感激之情。在这里也对大药师承诺,今后不管我在不在丹堂,佐剂和风煞丹,我都可以无条件助力大药师。此番话,可为明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