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四个粗野驴根和尚荒山轮操奸yin燕夫人/肚子

      庙里的和尚猛如虎_ 作者:四缺一

    庙里的和尚猛如虎_ 作者:四缺一

    在寺庙的最后一天,燕少爷总算见到了夫人,两天没见,夫人消瘦了许多,不知道这两日有没有吃饱饭,为了求子可苦了她,等下了山,他要好好地补偿夫人。

    燕少爷收拾好行李,叫来小厮抬轿,准备和夫人一同下山,没等到动身,方丈先来了。

    “燕少爷,留步。”方丈神色自若,他身后跟了四个光头和尚,看架势似乎还有事。

    “方丈何事?”燕少爷不解,这点化已经三天了,不是都该结束可以下山了,拦住他是有何事。

    “燕少爷莫心急,点化还差最后一步。”方丈顿了顿继续说:“这四位是贫僧的弟子,慧无,慧中,慧生,慧有。”

    “这是?”燕少爷这下更不解了。

    “这求子还剩最后一步,让贫僧的弟子护送燕少爷、燕夫人下山,妨可圆满,可谓大功告成。”方丈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无可厚非。”燕少爷乐见其成,既然是求子之事,何乐而不为。

    “燕少爷,一路顺风,阿弥托福。”方丈双手合一。

    “多谢方丈。”燕少爷作揖表示感谢,他向小厮摆摆手,同夫人一块进入轿子。

    方丈看到进了轿子的燕少爷,他便小吩咐:“你们四个快跟上。”

    “是。”四个光头和尚收到命令,赶紧跟上远去的轿子。

    下山旅途不好走,虽然有四个小厮抬着,也累的不行,中途四个和尚见时机成熟,便趁着休息,打晕四个抬轿小厮,抬着轿子继续往前走,到了傍晚,眼见就要下山了,四个和尚便停下轿子,其中慧无找了借口随便说:“燕少爷,你出来一下,这轿子似乎裂了。”

    燕少爷信以为真,刚走出轿子,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掌打晕过去。

    慧无将燕少爷就放躺在地上,他撩开帘子把燕夫人逮出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燕夫人看见躺在地上,失去知觉的燕少爷,她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慧无一句废话没有,他将燕夫人拉过来靠在怀里:“夫人对不住了,方丈吩咐要小僧四人为夫人接种。”

    燕夫人看到丈夫躺在地上,她就猜到这四个人的目的,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

    其他三个人靠近,虽然都穿着破布僧服,但掩盖不住结实强壮的肉体,一个比一个高大,尤其慧无,那蹭裤包裹的健臀,隆出可怕的力量感。

    “你们要?”燕夫人被按到地上,四个光头和尚围住她,仰起头与火热的眼神对上,她臣服了,刚想说什么,就被四根滚烫的巨根震的说不出话。

    四个光头和尚握住各自的巨根捋动,其中慧无尤其的大,硕长的茎身尺寸惊人,有七寸长,而旁边慧中、慧生、慧有,约有六寸,但都通体紫黑,龟头浑圆饱满,茎身布满青筋,胯下两颗硕大的卵蛋被黑毛覆盖,这四人简直是接种的人选。

    “夫人,快给贫僧四人舔舔,好配种。”慧中晃着大黑阳具,受不了凑到燕夫人嘴边。

    燕夫人被四根紫黑肉屌的浓郁腥臊味熏晕了,听到和尚让舔屌,没有能力思考,她握住嘴边的黑屌便吞咽起来,诱红的小嘴张到极致,她尽力将整个龟头吞下去。

    “唔...好爽,燕夫人真会舔。”慧中看着红唇裹着黑屌吞咽,他亢奋地抱着头挺腰抽插起来,硕长的茎身往口腔深处挤,整个嘴唇被肉屌占据,他看到胯下翻白眼的燕夫人,没有留情地继续抽插。

    慧无看到了也凑过去,让燕夫人服侍,他握着大屌捅到结合处,慧中看到大师兄的肉屌,便抽出屌,让他们四个中最阳刚的屌插进去。燕夫人早就淫惯了,看到比刚才还肥的屌,她饥渴地张口含住吞咽,那模样很偷腥的狐狸精。

    “唔...好大的鸡巴...哦...”淫声四起,吞咽着七寸巨根也堵不住燕夫人的的骚嘴,他又不要脸地同时握住慧生、慧有的黑屌捋动,给慧无吞咽了几十下,便松开转身含住慧生的弯屌。

    “三师兄,插死她。”旁边年龄最小,也是最凶的慧有催促道,他胯下的鸡巴涨得发疼,今天是他第一次配种,没有经验,只知道蛮干。

    “听师弟的话。”慧生立刻加快抽插的频率,抱着头猛插起来,黝黑的弯屌在口腔里以刁钻的角度操干,龟头直戳到喉咙眼左侧,那紧致的嫩肉裹住,这滋味爽得慧无大吼起来。

    “哦...轻点...啊...”燕夫人被插得毫无知觉,他下巴都是透明的黏液,嘴巴红肿,上面遭受无情的攻击,下面也不例外,慧无已经挺着八寸黑屌走到后面,将她摆成母狗受精的姿势,趴跪在地上,他从身后掀开袍子,里面并未穿亵裤,掰开那弹出的大白臀,长有浓密黑毛的阴唇已经分泌出透明的淫液,喘着气将巨根抵在上面,他骑在燕夫人臀部上,雄腰用力,将八寸的大黑屌贯穿进骚逼最深处。

    “哦...好长...啊...”燕夫人嘴巴还含着慧生的黑弯屌,她流水的骚逼被贯穿,强烈的快感促使他全身紧绷,上面下面同时缩紧。

    “小师弟,吼...大师兄给燕夫人先松松逼,一会你好接种。”慧无喘着粗气挺腰狂插,他力道凶狠,这是山上莽夫原始的接种气势,比燕少爷这种公子哥野蛮多了。

    “大师兄,果然是老狐狸。”慧中捋着黑屌,他走到交合的两人身后,排队等着轮操。最小的慧有也识趣地排到后面。

    “唔...操死我...啊...”燕夫人受到前后夹击,嘴巴跟骚逼都被操通了,唾液跟淫水都在喷溅,尤其那骚浪的逼道,湿透了慧无胯部的阴毛,他的僧袍也没能幸免。

    “燕夫人真骚,后面跟发了洪水一样。”慧无狂插了四五百下,黝黑的巨根已经涨大一圈,胯下硕大的卵蛋无情地狂砸逼口,龟头刁钻地戳干子宫。

    “唔...好猛...啊...”结合处滋滋作响,燕夫人高亢地浪叫,她缩紧阴唇口,媚肉一圈圈缠住茎身,由于天生的淫体,当阴道夹紧的时候,致使慧无的龟头一阵强烈的刺激,没有片刻,体内的巨根便涨大射出滚烫的精液。

    慧无完全没有夹紧精关,他来就是为燕夫人进行最后一次接种,浓稠的精液喷泄而出,大股地塞满敏感的甬道。

    “哦...还要...啊...”燕夫人淫体根本没有满足,她缩了缩逼口,意犹未尽,想要巨根再次插进去。

    前面操干小嘴的慧生抽出弯屌,他急忙将燕夫人抓起来,抱在怀里,他孔武有力,强壮的很,所以轻而易举拖着肥臀,掰开双腿,挺着黝黑的长屌贯穿进去,那弯屌因为角度怪异,直干到骚逼最痒的地方。

    “啊...好厉害...操死了...啊...饶了我...”燕夫人感受到这根弯屌的威力,太可怕了,简直要了她的命,为了减少强烈的快感,她放松身体,却招致弯屌慧生的剧烈攻击,饱满的大龟头一直往子宫上撞击,那凶狠的力道将她干得全身震颤。

    “二师兄,小师弟,我先替你们把这骚逼搞透,不然你们两个征服不了。”慧生弯屌威力可怕,他拖着肥臀上下贯穿,插得一次比一次身,干的逼口大开,骚水一股股喷溅出来,白皙的臀肉上全是被搞出来的红印。

    “啊...好...好猛...要死了...啊...停下...”燕夫人没有收到这样厉害的弯屌操弄,她压根受不了,肥臀颤抖的厉害,骚红的逼肉大开,里面的黏稠的白沫被茎身操出来。

    “燕夫人,贫僧要为你接种,这样的弯屌能让你生个儿子。”慧生信誓旦旦地说着,力道又加剧,胯部抽插的动作快准狠,弯屌已经深处到阴道最深处。

    “啊...不行了...啊...”燕夫人仰起头尖叫,第三次高潮随之而来,敏感的逼道瞬间被淫水灌满。

    慧生接收到燕夫人高潮的信号,他抓着健臀狠厉地打桩贯穿,一秒三四次,弯屌干的逼道合拢不上,白沫到处喷溅,这样频率猛操十几分钟,他吼叫着喷射了出来,力道惊人,滚烫的精液快把逼肉烫出一个窟窿。

    “哦...好多...啊...”体内精液的量比慧无的多了一倍,燕夫人浪叫着,第二次接种结局,身后的和尚不带感情地拔出弯屌,将她递给二师弟慧中。

    由于慧中经验也不多,他便和小师弟慧有一块夹住燕夫人,两人双龙入洞,一块操干灌满精液的逼道,两人配合九浅一深,或者齐头并进,或者一进一出,操干的不亦乐乎,由于两人经验不足,和童男没有什么差别,被燕夫人这么骚浪的肉逼润吸夹弄,很快就弃械投降了,两根稚嫩的黑屌一块射出精液。

    燕夫人的骚逼被搞透了,整个逼道都是和尚们的精液,她全身痉挛,颤抖得厉害,等她以为这就结束时,慧无的立刻抱住燕夫人说:“方丈发话要我们接种三次。”

    燕夫人没听清,那八寸的长屌便贯穿进来抽插起来,在这荒山野岭,求子心切的燕夫人被四个光头和尚抱着,肚子都射大了,她才解脱。

    而一旁的燕少爷浑然不知途中发生的事,等他醒来已是第二天。半个月后燕夫人果真怀了身孕,郎中一查,还是双子,这了高兴坏了燕少爷,但这孩子到底是谁的,无人知晓。

    [上简下繁]

    在寺庙的最後壹天,燕少爷总算见到了夫人,两天没见,夫人消瘦了许多,不知道这两日有没有吃饱饭,为了求子可苦了她,等下了山,他要好好地补偿夫人。

    燕少爷收拾好行李,叫来小厮擡轿,准备和夫人壹同下山,没等到动身,方丈先来了。

    “燕少爷,留步。”方丈神色自若,他身後跟了四个光头和尚,看架势似乎还有事。

    “方丈何事?”燕少爷不解,这点化已经三天了,不是都该结束可以下山了,拦住他是有何事。

    “燕少爷莫心急,点化还差最後壹步。”方丈顿了顿继续说:“这四位是贫僧的弟子,慧无,慧中,慧生,慧有。”

    “这是?”燕少爷这下更不解了。

    “这求子还剩最後壹步,让贫僧的弟子护送燕少爷、燕夫人下山,妨可圆满,可谓大功告成。”方丈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无可厚非。”燕少爷乐见其成,既然是求子之事,何乐而不为。

    “燕少爷,壹路顺风,阿弥托福。”方丈双手合壹。

    “多谢方丈。”燕少爷作揖表示感谢,他向小厮摆摆手,同夫人壹块进入轿子。

    方丈看到进了轿子的燕少爷,他便小吩咐:“你们四个快跟上。”

    “是。”四个光头和尚收到命令,赶紧跟上远去的轿子。

    下山旅途不好走,虽然有四个小厮擡着,也累的不行,中途四个和尚见时机成熟,便趁着休息,打晕四个擡轿小厮,擡着轿子继续往前走,到了傍晚,眼见就要下山了,四个和尚便停下轿子,其中慧无找了借口随便说:“燕少爷,你出来壹下,这轿子似乎裂了。”

    燕少爷信以为真,刚走出轿子,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壹掌打晕过去。

    慧无将燕少爷就放躺在地上,他撩开帘子把燕夫人逮出来。

    “你们这是做什麽?”燕夫人看见躺在地上,失去知觉的燕少爷,她立刻明白发生了什麽。

    慧无壹句废话没有,他将燕夫人拉过来靠在怀里:“夫人对不住了,方丈吩咐要小僧四人为夫人接种。”

    燕夫人看到丈夫躺在地上,她就猜到这四个人的目的,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

    其他三个人靠近,虽然都穿着破布僧服,但掩盖不住结实强壮的肉体,壹个比壹个高大,尤其慧无,那蹭裤包裹的健臀,隆出可怕的力量感。

    “你们要?”燕夫人被按到地上,四个光头和尚围住她,仰起头与火热的眼神对上,她臣服了,刚想说什麽,就被四根滚烫的巨根震的说不出话。

    四个光头和尚握住各自的巨根捋动,其中慧无尤其的大,硕长的茎身尺寸惊人,有七寸长,而旁边慧中、慧生、慧有,约有六寸,但都通体紫黑,龟头浑圆饱满,茎身布满青筋,胯下两颗硕大的卵蛋被黑毛覆盖,这四人简直是接种的人选。

    “夫人,快给贫僧四人舔舔,好配种。”慧中晃着大黑阳具,受不了凑到燕夫人嘴边。

    燕夫人被四根紫黑肉屌的浓郁腥臊味熏晕了,听到和尚让舔屌,没有能力思考,她握住嘴边的黑屌便吞咽起来,诱红的小嘴张到极致,她尽力将整个龟头吞下去。

    “唔...好爽,燕夫人真会舔。”慧中看着红唇裹着黑屌吞咽,他亢奋地抱着头挺腰抽插起来,硕长的茎身往口腔深处挤,整个嘴唇被肉屌占据,他看到胯下翻白眼的燕夫人,没有留情地继续抽插。

    慧无看到了也凑过去,让燕夫人服侍,他握着大屌捅到结合处,慧中看到大师兄的肉屌,便抽出屌,让他们四个中最阳刚的屌插进去。燕夫人早就淫惯了,看到比刚才还肥的屌,她饥渴地张口含住吞咽,那模样很偷腥的狐狸精。

    “唔...好大的鸡巴...哦...”淫声四起,吞咽着七寸巨根也堵不住燕夫人的的骚嘴,他又不要脸地同时握住慧生、慧有的黑屌捋动,给慧无吞咽了几十下,便松开转身含住慧生的弯屌。

    “三师兄,插死她。”旁边年龄最小,也是最凶的慧有催促道,他胯下的鸡巴涨得发疼,今天是他第壹次配种,没有经验,只知道蛮干。

    “听师弟的话。”慧生立刻加快抽插的频率,抱着头猛插起来,黝黑的弯屌在口腔里以刁钻的角度操干,龟头直戳到喉咙眼左侧,那紧致的嫩肉裹住,这滋味爽得慧无大吼起来。

    “哦...轻点...啊...”燕夫人被插得毫无知觉,他下巴都是透明的黏液,嘴巴红肿,上面遭受无情的攻击,下面也不例外,慧无已经挺着八寸黑屌走到後面,将她摆成母狗受精的姿势,趴跪在地上,他从身後掀开袍子,里面并未穿亵裤,掰开那弹出的大白臀,长有浓密黑毛的阴唇已经分泌出透明的淫液,喘着气将巨根抵在上面,他骑在燕夫人臀部上,雄腰用力,将八寸的大黑屌贯穿进骚逼最深处。

    “哦...好长...啊...”燕夫人嘴巴还含着慧生的黑弯屌,她流水的骚逼被贯穿,强烈的快感促使他全身紧绷,上面下面同时缩紧。

    “小师弟,吼...大师兄给燕夫人先松松逼,壹会你好接种。”慧无喘着粗气挺腰狂插,他力道凶狠,这是山上莽夫原始的接种气势,比燕少爷这种公子哥野蛮多了。

    “大师兄,果然是老狐狸。”慧中捋着黑屌,他走到交合的两人身後,排队等着轮操。最小的慧有也识趣地排到後面。

    “唔...操死我...啊...”燕夫人受到前後夹击,嘴巴跟骚逼都被操通了,唾液跟淫水都在喷溅,尤其那骚浪的逼道,湿透了慧无胯部的阴毛,他的僧袍也没能幸免。

    “燕夫人真骚,後面跟发了洪水壹样。”慧无狂插了四五百下,黝黑的巨根已经涨大壹圈,胯下硕大的卵蛋无情地狂砸逼口,龟头刁钻地戳干子宫。

    “唔...好猛...啊...”结合处滋滋作响,燕夫人高亢地浪叫,她缩紧阴唇口,媚肉壹圈圈缠住茎身,由於天生的淫体,当阴道夹紧的时候,致使慧无的龟头壹阵强烈的刺激,没有片刻,体内的巨根便涨大射出滚烫的精液。

    慧无完全没有夹紧精关,他来就是为燕夫人进行最後壹次接种,浓稠的精液喷泄而出,大股地塞满敏感的甬道。

    “哦...还要...啊...”燕夫人淫体根本没有满足,她缩了缩逼口,意犹未尽,想要巨根再次插进去。

    前面操干小嘴的慧生抽出弯屌,他急忙将燕夫人抓起来,抱在怀里,他孔武有力,强壮的很,所以轻而易举拖着肥臀,掰开双腿,挺着黝黑的长屌贯穿进去,那弯屌因为角度怪异,直干到骚逼最痒的地方。

    “啊...好厉害...操死了...啊...饶了我...”燕夫人感受到这根弯屌的威力,太可怕了,简直要了她的命,为了减少强烈的快感,她放松身体,却招致弯屌慧生的剧烈攻击,饱满的大龟头壹直往子宫上撞击,那凶狠的力道将她干得全身震颤。

    “二师兄,小师弟,我先替你们把这骚逼搞透,不然你们两个征服不了。”慧生弯屌威力可怕,他拖着肥臀上下贯穿,插得壹次比壹次身,干的逼口大开,骚水壹股股喷溅出来,白皙的臀肉上全是被搞出来的红印。

    “啊...好...好猛...要死了...啊...停下...”燕夫人没有收到这样厉害的弯屌操弄,她压根受不了,肥臀颤抖的厉害,骚红的逼肉大开,里面的黏稠的白沫被茎身操出来。

    “燕夫人,贫僧要为你接种,这样的弯屌能让你生个儿子。”慧生信誓旦旦地说着,力道又加剧,胯部抽插的动作快准狠,弯屌已经深处到阴道最深处。

    “啊...不行了...啊...”燕夫人仰起头尖叫,第三次高潮随之而来,敏感的逼道瞬间被淫水灌满。

    慧生接收到燕夫人高潮的信号,他抓着健臀狠厉地打桩贯穿,壹秒三四次,弯屌干的逼道合拢不上,白沫到处喷溅,这样频率猛操十几分钟,他吼叫着喷射了出来,力道惊人,滚烫的精液快把逼肉烫出壹个窟窿。

    “哦...好多...啊...”体内精液的量比慧无的多了壹倍,燕夫人浪叫着,第二次接种结局,身後的和尚不带感情地拔出弯屌,将她递给二师弟慧中。

    由於慧中经验也不多,他便和小师弟慧有壹块夹住燕夫人,两人双龙入洞,壹块操干灌满精液的逼道,两人配合九浅壹深,或者齐头并进,或者壹进壹出,操干的不亦乐乎,由於两人经验不足,和童男没有什麽差别,被燕夫人这麽骚浪的肉逼润吸夹弄,很快就弃械投降了,两根稚嫩的黑屌壹块射出精液。

    燕夫人的骚逼被搞透了,整个逼道都是和尚们的精液,她全身痉挛,颤抖得厉害,等她以为这就结束时,慧无的立刻抱住燕夫人说:“方丈发话要我们接种三次。”

    燕夫人没听清,那八寸的长屌便贯穿进来抽插起来,在这荒山野岭,求子心切的燕夫人被四个光头和尚抱着,肚子都射大了,她才解脱。

    而壹旁的燕少爷浑然不知途中发生的事,等他醒来已是第二天。半个月後燕夫人果真怀了身孕,郎中壹查,还是双子,这了高兴坏了燕少爷,但这孩子到底是谁的,无人知晓。

    PO18  .po18.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