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五、纯友谊同居

      快穿之女配拯救计划 作者:王大麻子

    “不管洗多少遍,身上的花香味好像就是去不掉诶……”穿着白色男士T恤的千霏霏推开浴室的门,满脸嫌弃的抬手闻了闻胳膊上的味道。

    正打着游戏的沈洛扭头看了一眼她的方向,眸子不由微微一怔,他宽大的T恤罩在千霏霏娇小的身躯上,加之水汽的浸透,单薄的布料隐隐约约的映出些肉色,显得有些肉欲。

    沈洛迅速躲过千霏霏的目光,转回头望向了客厅的电视屏幕,可无论他多努力的掩盖心底的涟漪,那滚动的喉结还是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吞咽的声音。

    “咕咚……”

    “嗯?”千霏霏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朝着某人僵直的背影露出了一丝疑惑。

    沈洛感受着身后射来的视线,紧张的捏住了游戏手柄,那种渴望被发现,又害怕被发现的心情,令他的小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你……”千霏霏凝着眉走了沈洛的身旁,俯身对上了眼神僵直的沈洛。

    瞧着近在眼前的女人,沈洛的眸子微微有些闪烁,屏住鼻息的他甚至都能听到心脏起搏时,血管扩张的声响。

    “你已经死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沈洛瞬间拧起了眉,顺着千霏霏的指引他望向了回到选择页面的电视屏幕。

    “亏你这手还弹过钢琴呢,玩游戏跟个手癌似的,让我来让我来,”千霏霏一边摆着手,一边夺过了他手中的游戏手柄,“这个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玩的嘛,你看这里……”

    沈洛咬着后槽牙,伸手从沙发上拽下了一个抱枕压在了自己的腿上,那一肚子的哀怨,在瞧见千霏霏眸中流转的欢愉时,又莫名其妙的化为了无奈,估计在她眼里,自己都不算是个男的了吧……

    “对了,你今天怎么肯弹琴啦?”千霏霏盘腿靠在沙发上,随意的拿胳膊捅了捅沈洛的侧腰,“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再弹琴了呢。”

    “剧情需要。”沈洛没好气的回到。

    千霏霏贱笑着挑了挑眉,神色暧昧的靠到了沈洛的肩部上,“剧情需要?剧情需要你弹的那么有深情吗?还是你真的对爱莉有兴趣啊?居然为她弹爱乐之城诶~难不成你也是喜欢Gcup的人?~”

    伴随着女人的靠近,她身上尚未洗净的花香混合着沐浴露的清新,又一次激起了沈洛心头的涟漪。

    是因为太久没有看见她了吗?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千霏霏,要比在现实世界里的那个千霏霏更加撩拨他的心弦呢?

    “我对人肉炸弹没兴趣,”

    洛垂下眼眉,偷偷的撇了一眼千霏霏的胸口,“差不多……就刚刚好。”

    差不多?他心里是在拿谁做比较啊?千霏霏莫名其妙的歪了歪脑袋,这世界上还有女人能入他的眼?真想见识见识。

    “对了,之前忘了问你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为什么又会和我进到一个世界里?”千霏霏坐直了身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还有脸问,”沈洛冷着脸盘起了双腿,将原先压在大腿上的靠枕往上提了提,“你莫名其妙请假也不说原因,一下消失半年还联系不到你,要不是我有你的邮箱密码,看到了这家公司的邀请邮件,我早就去报人口失踪了。”

    千霏霏讪讪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脑袋,“哎呀,来内测这种少儿不宜的游戏,我总不能直接说出来嘛……”

    沈洛一听见少儿不宜四个字,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更加阴沉,他冷哼着瞪了千霏霏一眼,便撇开了视线,再不肯多说一句话。

    一般这种时刻,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察觉到沈洛的醋意,可偏偏就是因为两人多年的友谊,千霏霏已经完全将沈洛从男人的行列里摘了出来,在她的眼中,沈洛的不满,不过只是帮她画了三个月的稿子怨念而已。

    “好啦,回去以后我也帮你画三个月的稿,再帮你做半年的填色,”千霏霏宽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又靠回沙发,继续专注起了游戏,“再说,你沾我的光来这个游戏里见见世面,不也挺好的么……”

    正当千霏霏准备举例点什么的时候,两个人的脑子里同时浮现出了,今天下午在音乐教室中弹琴招来凤凰的龙泽。

    回忆起被廉价特效和五彩花瓣包围,观赏男女主现场十八禁表演的画面,两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寒颤,沈洛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咬着牙道:“这种世面,你下次还是一个人见吧,我宁可回乡下种地。”

    许是因为男女主亲热的画面太过激情,沉寂下来的客厅内不知不觉的就尴尬了起来,千霏霏撇了一眼身旁神色怪异的沈洛,轻轻咳嗽了一声,俯身捡起地上的毛巾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你暂时就睡我隔壁吧,”千霏霏指了指客厅边上的房间,继续道:“等下次系统来了,我再让他给你分个房子。”

    由于沈洛扮演的男配们,都是为了扑街而存在的,所以作者几乎都不会浪费笔墨写他们的住所,在npc状态下的时候,他就成了个无家可归的人,得亏千霏霏这个女配还能住普通宿舍,否则她们估计就得天天在学校里露营了。

    沈洛听着千霏霏的话,也没有回头瞧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直到身后响起门锁下闩的声音,他才起身望着空置的沙发开口问道:“你说你能让霏霏爱上我的方法,是什么?”

    ん@ιtāňɡshūωū。Cσ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