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两百八十二章 追随?(5000字大章求订阅!

      蝉主捏着蝉一的下巴。
    蝉一无比恐惧,身上泛出鸡皮疙瘩。
    在她心中,蝉主宛如一个恶魔。
    蝉主的手划过,紫衣顿时划开一个口子,大片的雪白肌肤裸露。
    一股特殊的香气弥漫。
    蝉主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痴迷神色。
    “不愧是柳正家族的公主,魅惑之术,恐怕无人能及。”
    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冷空气进入。
    即便蝉一实力无双,依旧感觉到冰冷与痛苦。
    “我原以为,那位会受你的蛊惑,与你一起逃离冰雪大陆。
    那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更有趣。”
    蝉主目光深邃,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我很好奇,即便是我,都很难抵挡你的魅惑。
    结果,他能够拒绝你。
    他到底是怎么拒绝你的,我很感兴趣?”
    蝉主盯着蝉一看。
    柳正家族的女人,在九天十地都是一绝。
    尤其是面前的柳正紫,更拥有特殊的魅惑天赋。
    有无数的男人,甚至女人,愿意为了她赴死,就为了一亲芳泽。
    蝉主当然不会为柳正紫赴死。
    但,也留下来她的性命,没有用蝉蛊控制。
    “他说……我不过是一堆……碳氢氧化合物。”后面的词汇,蝉一说的很晦涩。
    她不懂何为碳氢氧。
    蝉主目光微愣:“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知道古老元素的称呼,不愧是能够挡住你魅惑的男人。
    我现在,对吞下他,更加感兴趣了。”
    肉食,当然越美味越好。
    蝉一看着蝉主,内心惊恐万分。
    她也算是天才人物,但与蝉主相比,还是差距太多了。
    “起来吧。”
    蝉主扫视着众人。
    下面的神游之境强者,纷纷起身,看着蝉主,他们目光中都是敬畏。
    他们都被蝉主的蝉蛊控制,随时可以没有了自我。
    “去问情宗。”
    蝉主袖子一挥,顿时所有神游之境的强者都落入袖套之中。
    他搂着蝉一,向问情宗飞去。
    蝉主目光深邃:“你觉得,我与那人谁强?”
    “当然是蝉主。”蝉一没有任何犹豫,“那人虽能够引起大道之劫,很罕见,当属天骄。
    但安能与蝉主相比,就好像萤火之虫,安敢与日月争辉?”
    蝉主目光戏谑:“无敌是多么寂寞。
    这世间,能够同阶胜我的三人,到底在哪里?
    或者说,在传说中的九天?”
    提到九天,蝉主目光深邃起来。
    九天十地。
    九天高高在上,以十地,或者说九地为游戏场。
    蝉主,不仅仅是天生魔种,更是一地的圣子。
    承载着一地的希望。
    蝉主看着手中的玉镯,目光闪过一丝战意。
    “等吞噬了冰雪大陆,倒可以去天穹玩一玩。
    希望,不要让我太失望。”
    蝉主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问情宗。
    滔天的气息席卷。
    这种气息,比天之下还要恐怖。
    超出了天之下的界限。
    可是,大道之劫并未诞生。
    问情宗内,所有的强者在第一时间内,都感知到了这股气息。
    无数的身影飞出来。
    二十多道神游之境强者,站在一起,看着蝉主。
    他们目光复杂,带着战意,还有恐惧。
    “蝉主!”
    “蝉主!”
    落老怪看着蝉主,目光惊恐万分。
    当初,看到许晨打败使用至宝的隆吟,一击压得他们二十位神游之境败下阵。
    原本,落老怪在许晨的身上,看到了一丝战胜蝉主的希望。
    可是,看到蝉主,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仅仅看蝉主一眼,他就感觉自己神魂都要吞噬。
    他好像面对的不是一位修者,而是大道。
    恐怕,超脱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吧。
    “许晨呢?”蝉主嘴角勾勒出笑容。
    他并没有急着动手。
    眼前这些神游之境,连点心都不算。
    唯有许晨,才给了他一丝兴趣。
    “许晨前辈……在闭关修炼……”落老怪走上前,没有隐瞒。
    这个时候,隐瞒也没有任何意义。
    在场的神游之境,看着蝉主的本体,内心根本产生不了反抗的念头。
    以往他们见过蝉主的分身,实力很强。
    如果,蝉主的分身实力是1,他们原以为蝉主的本体会是4,或者5。
    如今看来,哪里这么低,甚至不是10,而是20!
    他的本体,足足比那具分身,至少强大20倍。
    这还是他们预估。
    “让他出来吧。”蝉主开口,声音平静。
    此时的他,不像毁灭世界的魔头,反而想访友的客人。
    在场的神游之境,内心无比忐忑,又十分紧张。
    突然,蝉主的目光落在这群神游之境身上。
    “你们的体内……有趣?
    和我的蝉蛊,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目光扫过,发现了这些神游之境的异常。
    很显然,许晨把这些人控制住了。
    不过,他也丝毫不在意。
    他自信,论控制,他的蝉蛊更加。
    至于许晨,只是一件肉食。
    不过这件肉食,足够美味,引起了他的一丝注意。
    就好像,他当初看到柳正紫一般,产生了一丝兴趣。
    落老怪等人惊异。
    蝉主不愧是蝉主。
    许晨给他们身体内部加入的东西,他们细细探查,他们根本发现不了是什么。
    想到了什么,蝉主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如果,你们投靠于我,我可以绕你们一条命。
    你们体内的控制,我也可以帮你们解决。”
    蝉主最喜欢的,就是玩弄人心。
    果然,此话一开口,在场二十多位神游之境,有不少人心动。
    落老怪面色变了又变:“蝉主,你又何必戏弄吾等?
    我们这些人,在你眼里,不过是肉食罢了?
    以往这些跟着你的同道,他们还是以前的他们吗?
    你如果想,恐怕随时都能够把他们吞噬掉。”
    落老怪不喜欢战斗还没有发生,他们就因为蝉主一句话内讧。
    “呵呵。”蝉主俊美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与我作对,唯有死。
    不如投靠我,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你看,她也不活得好好的吗?”
    蝉主说着,手指就塞入了柳正紫的口腔里,慢慢搅动。
    这个世界上,能够引起蝉主感兴趣的不多。
    这一地,也就许晨,算半个。
    “与其被许晨控制,不如被我控制。
    至少,被我掌控,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不是吗?
    否则,你们只能跟着冰雪大陆一起……沉沦。”
    说着,蝉主的身上散发着滔天的气息。
    在场的人,都感觉呼吸不窒,甚至连灵元的运转,都有些不畅通。
    蝉主的实力,再次让在场的人多了些认知。
    根本,不是对手!
    “我愿意效忠蝉主!”
    一位神游之境忍不住了,立即出声。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瞬间,有五六个神游之境脱离了之前的阵营,加入了蝉主的阵营。
    落老怪看着这些人,无比痛心:“你们……要背叛自己的宗门吗?
    成为蝉主的奴仆,与死又有何区别!”
    这些人,以往都是他的同道。
    如今,没有任何犹豫,就背叛了冰雪大陆。
    隆吟面色悲痛:“还没有开战,你就觉得,我们不是蝉主对手吗?
    你们站在蝉主这边,对付我等,你们这是要当冰雪大陆的罪人吗?
    你们的祖宗不会瞑目,你们的后人,都将死于蝉主之手!”
    隆吟是有私心不错。
    但是,他还是站在冰雪大陆这一边的。
    他不会允许冰雪大陆,不会允许他的宗门,就这么毁灭。
    “隆吟,许晨杀了你的师弟齐鹏盏!
    许晨这做法,和灭世又有何区别?
    跟着蝉主,能够活命,我们为何不跟着蝉主!
    隆吟,你不如也投靠蝉主!
    冰雪大陆,无人可救!
    只要我们还活着,冰雪大陆就没有灭绝!”
    隆吟看着开口之人,目光失望。
    说话之人,名为情空,是一位强大君主,也是支持隆吟的一位强大君主。
    可是此刻,情空君主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背叛。
    蝉主仅仅三言两语,冰雪大陆这方就内讧起来。
    落老怪内心一沉。
    对于冰雪大陆的结局,更加不看好。
    此刻,他内心愤懑衰败,痛感自己的无力。
    “有趣。”
    就在这时,一声平静的声音传来。
    许晨的身影出现在了原地。
    看到许晨,落老怪、玉青松等人露出喜色。
    “前辈!”
    “你来了!”
    此刻,许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情空君主看到许晨,目光无比忌惮,又带着复杂。
    许晨看了眼蝉主,又目光落在了在场的神游之境强者身上。
    “现在……你们还有谁想离开?
    我不拦你们。”
    许晨安静站在那,声音平静。
    在场的神游之境,都莫名感觉到寒冷。
    “许晨前辈,我们不会离开!”落老怪开口,“我们是冰雪大陆的一份子,不可能离开!”
    “我愿意为冰雪大陆战至最后一刻!”隆吟义正言辞。
    许晨多看了隆吟一眼,目光平静。
    在场剩下的十几位君主,目光坚定。
    很显然,他们没有选择投靠蝉主。
    这让许晨微微惊讶。
    蝉主看着许晨,发出了笑声:“人类挺有趣的……你也很有趣,我现在突然有一个新想法。”
    “哦?”许晨看着蝉主,目光始终很平静。
    “我不吞噬你了,你可以和蝉一一样,成为我的追随者,你觉得如何?”蝉主脸上带着笑意。
    “不如何。”许晨慵懒地伸了伸懒腰,直接拒绝。
    “成为我的追随者,我可以让你活命,也可以让你在冰雪大陆,带走一百万的生灵。
    刚才背叛冰雪大陆的这几位,我也可以交给你处理。
    你觉得如何?”
    蝉主声音带着玩味,宛如高高在上的神明。
    蝉主话音刚落,情空君主等人面色剧变。
    岂不是说,许晨同意成为蝉主的追随者,他们的性命又落在了许晨手里。
    他们眼巴巴看着蝉主,希望蝉主能够改变心思。
    可是,蝉主根本没有在意他们。
    而蝉主的这席话,也让其他神游之境的强者心动。
    如果许晨前辈成为蝉主的追随者,可以带走一百万的生灵。
    这似乎……可以考虑一下。
    就好像许晨前世,如果有一位神说。
    我要灭世。
    如果你们反抗,那么都死。
    如果不反抗,那么可以有一百万的人类可以活命。
    恐怕,最后的结果,是有一百万的上层或者精英能够活命。
    “前辈……”落老怪开口,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
    如果,仅仅是几人活命,他们不会考虑。
    可这是一百万的生灵。
    众人都看着许晨,等待着他的决定。
    隆吟等神游境内心无比复杂。
    他觉得,许晨肯定会同意。
    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至于情空等人,则内心一直喊着,不要同意,不要同意。
    “不好意思,我对成为你的追随者不感兴趣。”
    许晨嘴角勾勒出笑容。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反应不一。
    隆吟、落老怪等神游目光复杂,又带着一丝战意。
    至于情空等人,则面露喜色。
    许晨这么不知好歹,这是找死!
    蝉主脸上也露出错愕的神情:“你确实勾起了我的兴趣。
    但是……你与那些浅薄之辈,没有任何区别。”
    旁边,蝉一脸上露出轻蔑神色:“你根本不知道,蝉主是何等的存在!
    能够跟随这样的存在,是你此生的荣幸。”
    蝉一跟随蝉主多年。
    她见过许多天才。
    这些天才,都极其骄傲。
    可惜,有实力都骄傲叫自信,没有实力的骄傲叫自负。
    每个普通人,都有自信的权力。
    但是,过度自负,就会引起人的反感。
    此刻,蝉一就感觉,许晨就是那种普通且自负之人。
    “废话那么多干嘛?不如直接开打。
    我师妹还等着我回去继续修炼。”
    许晨手捂着腰。
    他的腰子还很坚挺。
    他看着蝉主,目光极其平静,就好像看路边上的一根草一样。
    蝉主被这目光刺到,露出笑声。
    “果然,这个世界上,无知无畏之人永远是多数。
    现在,你已经没有资格引起我的兴趣,被我吞噬吧!”
    蝉主叹息。
    这个世界,还是那么无聊。
    他原以为,又遇到半个可以勾起他兴趣之人。
    看来,只是奢想。
    “春秋!”
    蝉主开口,言出法随。
    他一瞬间,就使用了他最强的神通。
    “死在了我的本命神通上,是我最后对你的垂怜!”
    蝉一目光中露出痴迷的神色。
    那可是蝉主的本命神通,传言可以扭转时间的存在。
    以蝉主如今的实力,一击下去,连超脱之境的修士,都无法匹敌。
    在场的人,瞬间感觉时间似乎被定格了,根本无法动弹。
    所有的思绪。
    所有的灵元运转,也在这一刻凝固。
    整个冰雪大陆,都在这一霎那静止。
    蝉主的脸上勾勒出笑容。
    然而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看到,天空之上,大道之劫正在酝酿。
    时空不是都被禁锢了吗?
    为何还会有大道之劫?
    下一息,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
    “你看来,也不过如此?”
    说话的人,赫然是许晨。
    许晨看着蝉主,嘴角的笑容灿烂。
    经过这些天的幸苦耕耘修炼,再加上以前存的太极神元丹。
    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千多枚太极神元丹。
    来对付蝉主,他自然直接吞了一千枚。
    这可是一千枚太极神元丹!
    许晨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强。
    但很显然,比蝉主要强。
    在他眼里,蝉主的身躯,羸弱的宛如一只蝉。
    “所以……请停止蹦哒!”
    大威金光!
    话音一落,许晨立即使用了自己的神通。
    顿时,静止的岁月空间之中,出现了一道光。
    这光,宛如星火,无坚不摧!
    轰!
    “静!”
    蝉主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
    “九天十地,同阶败我唯有三人!”
    其中一人,怎么会出现在这没落的一地!
    这种思绪瞬间凝固。
    大威金光施展。
    他所向披靡的静字诀,瞬间被击碎。
    他整个人的身躯,轰然炸裂。
    “这一地……不可能!”
    蝉主发出嘶吼。
    然而,大威金光还在继续,磨灭他的肌肤,撕碎他的神魂。
    仅仅一息,蝉主的身躯和神魂完全消失不见。
    场上,只留下一只手镯。
    这个不可一世,横压冰雪大陆的蝉主。
    在许晨的手里,连一招都没有坚持下去。
    许晨看向了蝉主死后留下的手镯,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那件手镯上,许晨使用破妄神瞳,没有感知到危险的气息。
    他手一挥,手镯落入了他的手中。
    定格的空间,也在这一刻瞬间破碎。
    落老怪、隆吟等人,面色畏惧,继而变为了迷茫。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看着前方。
    蝉主消失不见,那些奴仆,此刻化作了一具具尸体,气息全无。
    到底发生了什么?
    蝉主……似乎要施展神通对付许晨前辈?
    蝉主呢?
    就在这时,柳正紫眼中露出惊骇的神色。
    “你杀了蝉主!”
    此刻,在她身体内的那道禁制已经消失不见。
    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蝉主死了。
    她看向许晨手中的手镯,身上惊骇莫名。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杀死蝉主!”
    柳正紫的神色又是震惊,又是狂喜。
    “为何不能?”许晨没有在意。
    他已经重新把修为融于了太极神元丹之中。
    大道之劫已经消失不见。
    “你到底是谁?”柳正紫目光复杂,“这一地,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天才!”
    “我就是我?”许晨看着柳正紫,目光复杂。
    在破妄神瞳之下,他发现了柳正紫挺特别的。
    或者说,是没有性别的生灵。
    也就是说,她其实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
    或许,是植物成精?
    柳正紫深深看了眼许晨:“多谢你帮我脱离苦海。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杀死蝉主的!
    但是,蝉主不会就这么容易死去的。
    你要小心,他总有一天,会回来报复你的。”
    柳正紫说完,身躯瞬间消失不见。
    许晨目光讶异。
    柳正紫的消失,连他都没有看出来是怎么消失的。
    与此同时,落老怪、隆吟等人,看着许晨,目光中有惊骇,又有狂喜,神色莫名。
    许晨扫了这些人一眼,消失不见。
    他要回去继续修炼了。
    这次修炼,就不以提升修为为目的。
    毕竟,许晨觉得,情侣之间,单纯的亲密接触肌肤之亲更为增进感情。
    那种抵死缠绵的交融之感,就好像拥有了彼此一般,完美贴合了男人的占有欲。
    三日后。
    许晨躺着晒太阳。
    他正拿着从蝉主身上得到的那件手镯。
    突然,一道机械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欢迎来到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