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两百八十章 九天十地(求订阅!)

      许晨注视着虚空之中,眼中带着平静的笑容。
    季茉祖师与玉青松微愣。
    有人?
    他们看过去,神魂感知而去,根本没有其他人。
    要知道,神游之境实力差距会很大。
    但是,神魂感知能力差距没那么大。
    一个神游之境,隐藏在另一个神游之境周围而不被发现,这几乎没有可能。
    尤其是,刚才在场这么多神游之境,还有两位顶级的君主。
    虽然,此刻这些顶级君主都已经……被许晨打服。
    就在这时,咯咯咯的笑声传来。
    一位紫衣女子从虚空之中显身,短裙下,两条修长的大腿白的晃眼。
    从下往上看去,几乎能够看到大腿根部。
    不过,她似乎比职业选手还会卡视野,关键的部位一点没有暴露。
    “你比想象中的要强很多。”
    紫衣女子现身,声音极其妩媚。
    “原本我以为,这里将是一场大战。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紫衣女子,正是蝉主的手下蝉一。
    她扰乱了隆吟的思绪之后,便潜入了问情宗,观看一场大战。
    或者说,代替蝉主收割。
    不过,这里发生的事情,出乎了她的预料。
    许晨比预想中的要强很多。
    许晨看着紫衣女子,目光平静。
    “你应该就是蝉一?”
    许晨知晓蝉主控制了许多神游境强者。
    其中,以蝉一最强。
    不过,面前的蝉一和预想中的不一样。
    “正是奴家。”紫衣女子舔了舔嘴唇,飘到了距离许晨十几米的地方。
    “许晨道友的实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倒是有资格……与我合作一番。”
    开口的同时,蝉一瞬间屏蔽了周围。
    她说话的声音,只有许晨能够听到。
    “哦?”许晨微微讶异。
    “其实……我名为蝉一,但实际上,我并不心甘情愿成为蝉主的奴仆。”
    提到蝉主,紫衣女修眼中有忌惮畏惧,也有怨恨。
    “他强行将我掳走,成为他的婢子。
    我一直想着脱离他的掌控,可惜实力的差距太大。
    你的实力很不错,如果我们二人合作,可以一起逃离冰雪大陆的。”
    紫衣女子双眼涌现出一丝希望。
    蝉主实在是太强了。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并不想这辈子成为蝉主的奴仆。
    说不定,什么时候,蝉主就把她给吞了。
    这么多年,她跟在蝉主身边,一直提心吊胆,筹划着逃离。
    可是,根本没有机会。
    如今,许晨让她看到了逃离的希望。
    “你如果愿意与我合作,我们二人定能够逃离出冰雪大陆。
    作为报酬,我陪你一年。”
    紫衣女子眼中散发出媚意。
    “我的体质特殊,能够让你享受到这世间,最极致的享受。”
    说着,紫衣女子有意无意还把衣领掀开一部分,并且使用自己的媚功。
    许晨很平静。
    蝉一这样的人,他并不喜欢。
    “真的不来试一试吗?
    不仅能够逃离生天,我还陪你一年。
    凡是与我在一起的,不管是男修还是女修,都说我很不错。”
    听到对方的话,许晨都想笑了。
    这是在说自己好评多吗?
    果然,他还是太纯情了。
    许晨冷静看着紫衣女子,目光轻蔑:“不过一堆碳氢氧化合物而已。”
    “唉……”紫衣女子叹息,有着十足的自信,“那是你没有享受过,你享受过,就不会这么想。”
    否则,她跟着蝉主这么久,为何没有被蝉主完全用蝉所控制。
    还能保持自己的意识。
    “哼。”许晨冷哼,“我对你不感兴趣。”
    他虽是个sp,但也是有原则的。
    “对我不感兴趣。”紫衣女子毫不在意,“难道……你不想活命?”
    “你的实力确实很强,甚至超出了天之下的界限。
    但是……蝉主的本体,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他说过,九天十地,能够同阶胜他的,不超过三人,很显然,那就是只有三人同阶能够胜他。
    这三人,并不包括你。”
    紫衣女子说着话,在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自傲的气息。
    或者说不屑。
    在她眼里,许晨也不过如此。
    “你的实力不错,超出了这一地同阶的极限。
    但是……世界很大,这里只是偏远一地。
    以你的实力,不可能是蝉主的对手。
    等蝉主复苏,你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是么?”许晨轻松随意。
    紫衣女子说的话可能为真,那又如何?
    “果然……没有看见世界的广阔,便以为自己所见到的是一切。
    比如说域外邪魔……也就是你们的最强敌人。
    不管是下界,还是上界,域外邪魔都是你们最强的敌人。
    可惜,在某些人眼里,域外邪魔,不过是游戏里的棋子。”
    想到了什么,紫衣女修怅然若失。
    蝉主,可不仅仅是天生魔种而已。
    “我不会与敌人合作。”许晨目光澄净,“刚才他们对我动手,应该有你的手笔吧?”
    如果实力不足,他当然会考虑与敌人合作。
    但现在嘛?
    显然不是。
    听到许晨的答案,紫衣女子脸上的媚意消失,骤然变为了冷色。
    “果然,人类都是这样,盲目自信。
    你根本不知道,蝉主到底有多强!
    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一种怎样恐怖的怪物。”
    紫衣女子看着许晨。
    她知道,自己怎么劝都无用。
    可惜,她大部分实力,都被蝉主压制。
    否则,她定要让许晨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广阔。
    许晨露出了笑容:“如果你再不走,就留下吧。”
    许晨没有出手。
    他感知到了,对方来的仅仅是一具分身。
    就算杀了,对本体也没有太大印象。
    “哼!”紫衣女子面如寒霜,“你会后悔的,整个冰雪大陆,也会因为你的自大而毁灭的。”
    说完,紫衣女子的身体直接轰然炸裂,消失不见。
    许晨看着紫衣女子,若有所思。
    他自然不会与紫衣女子合作。
    这个紫衣女子,很显然也不是一个好人。
    谁知道合作,是不是在暗算他。
    许晨收回目光,目光落在地上的众人身上。
    这些人,都面露惊惧。
    尤其是隆吟,身体颤抖。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一般。
    “许晨……放开我,否则,我们妖道联盟不会放过你!”
    齐鹏盏的性格一向跋扈。
    妖道联盟,是诸界妖族的最高组织。
    齐鹏盏,也是妖道联盟中的一员。
    许晨愣了下。
    以前他看电视,总感觉反派过于脑残。
    现在看来,现实中,这样的脑残也很多。
    许晨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挑衅于我?”
    许晨的声音落下。
    控制芯片立即发作。
    齐鹏盏发现,自己的身躯不受控制了一般。
    他的手,竟然汇聚其全身的灵元,然后直冲向了他自己的真灵。
    他无比恐惧,想要阻止这样的事情。
    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在悔恨、恐惧情绪包围下,他一掌把自己的身躯敲碎。
    神魂也瞬间被磨灭。
    这一幕,着实在在场的神游境强者给吓到了!
    这可是一位强大君主,就这么被杀了?
    许晨嘴角挂着冷笑。
    就好像刚才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狗一般。
    他看向了隆吟:“他威胁我的底气是什么?”
    隆吟身体忍不住颤抖。
    “妖道联盟,汇聚下界所有妖族,他们无比团结,实力无双。
    鹏盏是妖道联盟的一员,所以……底气足了一些。”
    “妖道联盟这么强,怎么没有拯救冰雪大陆?”许晨嘴角冷笑更甚。
    隆吟尴尬笑了笑。
    因为他们的消息传递不出去。
    他内心也叹息。
    这个师弟,在他的护佑下长大,性子一向跋扈。
    终究,碰到了硬点子。
    “还有呢?
    如果仅仅是这一点,他不会那么嚣张。”
    许晨不怕妖道联盟,但是如果能够掌控更多的信息,他也不在意。
    “前辈如果超脱去上界,上界飞升点镇守者,现在大部分妖道联盟负责。
    上界,也有妖道联盟。
    下界的妖道联盟,与上界妖道联盟,可以简单交流信息。”隆吟没有任何隐瞒。
    他也是妖道联盟的一员。
    此刻,他的生命完全掌握在许晨手中,他没有他师弟那么傻。
    “原来如此。”许晨没有在意。
    他可没有想通过正常的方法去上界。
    而且,不积攥点实力,他是不会去上界的。
    许晨扫过在场众人。
    “你们守着问情宗,我继续修炼。
    蝉主来了,捏碎这枚玉佩。”
    玉佩落在了玉青松手中,许晨的身影消失不见,再次进入了问心峰。
    玉青松和季茉,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仍然有不真实之感。
    这么多神游之境,竟然被许晨前辈只手镇压了。
    这种实力,未免……?
    只是,蝉主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在场的神游之境,则面色难看如苦瓜。
    他们现在唯一担忧的是,蝉主来了的话,许晨控制他们去自爆,对蝉主造成一点伤害。
    他们换位思考。
    他们若是许晨,恐怕也会这样做。
    用人命消耗蝉主的战力。
    不过,看到许晨离开,他们松了一口气。
    他们现在很想静修,寻找破解身上问题的方法。
    问心峰内。
    苏靖瑶桃腮依旧绯红如火,毕竟刚才被打断,许晨又很快回来。
    感觉还在。
    她星眸迷离,搂住了许晨:“解决了。”
    “嗯。”许晨点头,喉咙动了动。
    看到苏靖瑶,许晨才感觉这才是人间极致。
    至于那紫衣女子,算是什么臭鱼烂虾。
    浑圆细腻贴了过来,许晨握住问道:“师妹,你知道九天十地吗?”
    九天十地,许晨在蝉主和紫衣女子的嘴里都听到过。
    苏靖瑶迷离的眼中露出思索神色:“我曾在一个古籍上看到过记载。
    我们目前所在的世界,或者说下界与上界,其实就是十地之一。
    九天十地,无比广阔,据说大道也更多,不局限于我们认知的那些。”
    “原来如此。”许晨一手托住,“看来世界是真的很大。”
    仅仅这下界,据许晨了解,有至少有上百大陆。
    上界,也无比广阔。
    结果,这仅仅是十地之一。
    现在,他还在下界,结果就知道了有关九天十地的事情。
    九天十地,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考虑的。
    “世界确实很大,吾之道,也没有终点。”苏靖瑶半闭着眼,气质冷艳,白嫩晶莹玉腿紧紧颤抖。
    突然,她抱紧了许晨,青丝凌乱,声音变得耐人寻味:“我也是所谓的……碳氢氧化合物吗?”
    许晨微愣,他把苏靖瑶的头发掳去了耳畔。
    这句话,还是他刚对紫衣女修说的。
    紫衣女修屏蔽了两人聊天,结果还被师妹听到。
    师妹的手段,果然也不是那么简单。
    “你不是……你可是妙嫣……女帝。”
    许晨吻了过去,内心深处突然想起了极乐岛的那位嫣妙。
    名字有些像,和师妹有关吗?
    不过看着师妹雪背上细细的密汗,他把这种思绪抛开。
    这个时候再想别人,对师妹有些不尊重了。
    现在,还是努力提升实力!
    ……
    七日后。
    某处地心之中。
    一个硕大的蝉蛹上面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它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吸食着这个世界。
    无数的灵元灌入这个蝉蛹之中。
    与此同时,整个冰雪大陆,灵气也在悄然变少。
    蝉蛹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一个俊美的男子出现。
    此刻的他,一身金衣,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他脸上露出回味的表情。
    “已经初步掌控……现在只需要把那些肉食吞噬。
    然后,再沉眠百年,这个大陆的所有,都将被我吞噬。”
    蝉主想到了许晨,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
    先天琉璃魔体,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体质。
    那位肉食,也会稍微比较香。
    他很期待。
    他瞬间出了地心,坐在一张阴森的木椅上。
    在他前方,二十位神游境强者强者看到蝉主,纷纷跪地。
    “拜见主人!”
    “拜见主人!”
    蝉主嘴角露出笑容,他的手一挥,紫衣女修瞬间坐在了大腿上。
    蝉主嘴角勾勒着笑意:“你去见了那位人类?”
    蝉主捏着蝉一的下巴。
    蝉一压抑住心中的恐惧:“见……见了……”
    “他竟然没有同意你的提议,和你逃离冰雪大陆。
    有趣,有趣。”
    蝉一无比惊恐,身体忍不住颤抖。
    “不要害怕,我不会怪你。
    你以前能够引起我兴趣的,是你的身体。
    现在,这个兴趣快淡了。
    如果你能够逃离我,我倒会有新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