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1704章 好想给你生只小猴子怎么办?

      叶峻伊知道唐晚累了,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所以叶峻伊也没太过分。
    他低头亲了亲唐晚:“别胡思乱想,生孩子这个事情,是靠缘分的。”
    “万一我不行呢?”唐晚拧眉。
    好似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忽然把这个问题提上来的时候,唐晚就想知道叶峻伊的反应。
    特别是这样的豪门,唐晚是从这里走出来的,太明白子嗣对于豪门得重要。
    那些嫁入豪门的人,能生几个就生几个,完全不会在意别的。
    他们要的是开枝散叶。
    而叶家的人丁并不算旺盛,其实是单薄的,到了叶峻伊这里,就叶峻伊这么一个男孩。
    总不能把叶栗当男人来用吧。
    “不是还有叶栗?”叶峻伊说的直接。
    唐晚想了想:“那也是人家陆柏庭的孩子。”
    总不可能真的跟着叶栗姓,那陆柏庭可能是会跳脚的。
    反倒是叶峻伊说的不咸不淡的:“要一个过来就可以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说着,叶峻伊就像是在教训唐晚:“再说,就算放到医生那,也要三年不避孕,也没怀孕,才能称为不孕不育的。”
    唐晚噢了声。
    女人要想起什么事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的多。
    然后唐晚就这么看向了叶峻伊:“所以你还了解了这么多,是真的担心我不孕不育。”
    这下,叶峻伊无语了。
    不声不响的看着唐晚,很干脆的就这么低头吻住了唐晚,彻底的堵住了唐晚所有的声音,避免唐晚再出现任何胡思乱想的字眼。
    唐晚咿咿呀呀的,最终妥协了,也没再开口。
    哎,她想什么呢。
    但是忽然唐晚就明白了,年少的时候,叶栗和自己说的那种冲动。
    叶栗想给陆柏庭生孩子。
    唐晚那时候还在嗤笑叶栗。
    结果没想到,现在这样想的人是唐晚。
    唐晚真的想给叶峻伊生孩子了。
    她忍不住抱着叶峻伊:“好想给你生只小猴子怎么办?”
    “那我加油?”叶峻伊挑眉。
    这下,唐晚后悔了。
    好似就这么被叶峻伊套牢了,怎么都走不出来了。
    但是唐晚又甘之如饴。
    这一夜还很长很长。
    ……
    ——
    春节的这些天,倒是气氛一直很好。
    让唐晚不喜的温婉没出现后,一切都跟着好了起来。
    唐晚的心情也丝毫没受到影响。
    大概是因为叶栗和叶峻伊回来的关系,老宅也热闹了起来。
    来老宅拜年的不少。
    只要是带着孩子来的,叶栗和叶峻伊都给了红包。
    唐晚不能不承认的是,叶家的基因很好。
    不管是外戚还是叶栗这一线,起码每个孩子看起来都让人觉得可爱的想拥有。
    唐晚耐着性子和这些孩子玩,就算被孩子闹的时候,唐晚也没任何不喜欢的地方。
    毕竟唐晚其实从小都是独生子女长大。
    唐家的夫妻对唐晚很宠溺,但是不意味着唐晚会不期待。
    唐晚也羡慕叶栗,有一个哥哥。
    所以看见一个大家庭热闹的时候,唐晚有些绷不住,反倒是玩的最疯的人。
    而叶栗看着,碰了碰叶峻伊:“哥,你考虑生给孩子吧。”
    叶栗主动开口。
    但是意外的是叶峻伊并没开口就这么站着,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峻伊的眸光始终落在唐晚的身上。
    和唐晚早晚是要一个孩子的,但是不是现在。
    只是叶峻伊也没把这些事和唐晚说,现在的情况并不稳定、。
    不管是叶家还是她之前的圈子都不稳定。
    叶峻伊是顶尖的雇佣兵,要从这个圈子退出去绝对不是外人看见的这么简单,要付出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叶峻伊不可能轻易的离开这里。
    六年的牢狱之灾,是叶峻伊自愿的。
    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淡化自己的存在感,但是显然,这么多年来,雇佣兵就没再出现过像叶峻伊这样的人。
    所以越是如此,越是有人惦记着。
    自然就不会轻而易举的让叶峻伊离开。
    何况,叶峻伊的手中掌握了太多的秘密,一旦叶峻伊不能为自己效力后。
    这一切都可能变为威胁。
    所以叶峻伊背后的那些人,都在蠢蠢欲动。
    如果叶峻伊要离开,那么他们就会要了叶峻伊的命。
    只是这么多年来,叶峻伊一直低调。
    低调的让人摸不清叶峻伊的习惯和脾气。
    自然也无从找到叶峻伊,不然很早的时候就不会太平了,而非是一直到现在。
    除去这些,叶家的情况,也只是表面的繁花。
    叶峻伊的高调,是为了让在暗处的人忍无可忍的主动出现。
    叶峻伊这么多年雇佣兵的身份,太了解这些人了。
    若是在暗处,他们拿这些人没任何的办法,只能用他们最喜欢的东西,把他们逼到明面上来。
    才可以彻底的解决。
    这些事情叠加在一起,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轻而易举的会翻车,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峻伊不可能生孩子。
    带着一个唐晚,就足够让叶峻伊分神了,再多一个孩子,怕是更多的软肋在对方的手中。
    只是这些,叶峻伊也不需要和叶栗解释。
    避免叶栗担心。
    而和叶栗解释,叶栗势必也会告诉唐晚。
    一来二去,麻烦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想到这里,叶峻伊安静了一下,无声无息的。
    叶栗见叶峻伊不吭声,耸耸肩,倒是也没说什么,毕竟要孩子这种事确确实实是夫妻两的事情。
    他们都不着急,她着急什么呢。
    所以叶栗也没再开口。
    ……
    唐晚和孩子玩了一阵,重新折返了回来,回到了叶峻伊的边上。
    叶峻伊搂着唐晚:‘玩累了?’
    还真的就像一个孩子,无所顾忌的模样,让叶峻伊有些忍俊不禁的。
    唐晚嗯哼了声:“开心啊,和孩子玩最开心了,毕竟还在没有心思,还单纯的要命。”
    叶峻伊但笑不语:“喜欢的话,以后常来、”
    瞧瞧这人说的什么话,唐晚没理睬叶峻伊。但是在叶峻伊的话语里,唐晚也或多或少的听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