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1895霸总青梅vs二世祖竹马(35)

      池芫刚下飞机,开机,就被陆晓晓的电话逮住g。
    “我查的早晨的c市回的航班,掐着点给你打的电话,怎么样,我陆晓晓厉害吧?”
    池芫:“嗯,是是是,厉害的陆大小姐有何指教啊?”
    “听说,你和沈大少,为爱鼓掌了?怎么样怎么样,作为唯一见证人,你最有发言权了,是出乎意料还是和我们猜的那样……不对,从你落荒而逃的操作来看,这该不会,真是绣花枕头吧!”
    陆晓晓已经自顾自地开始了无数个版本了,池芫很想将沈昭慕打一顿,他是傻子吗?
    怎么什么事都能叫魏子言还有陆晓晓知道?
    她别扭地走了两步路,就累了,于秘书以为她是扭伤的脚又疼了,便伸手扶着她走。
    脚伤成功掩盖了她……被某人害得差点折在床上的惨痛事实。
    “陆晓晓,你这么八卦,我给你弄个狗仔工作室,成么?”
    “这个到时候再说,你先回答我,嘿嘿嘿,咋样啊?”
    “哦,体力还行,技术有待提高,就凑合吧。”
    “咳咳咳——”
    于秘书正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扶着池芫呢,乍一听这虎狼之词,她可耻地想歪了。
    这……
    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这个瓜,她不敢吃啊呜呜呜,怕被灭口。
    池芫说完,不只于秘书震惊,就是陆晓晓也在沙发上蹦了几下。
    “听你这语气,也不是不中用?聊聊过程?”
    “……”
    池芫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怕我被当场抓走,你要是想知道,可以搜点小h文,自行想象。”
    “卧槽,沈大少能有那种文里男主的本事?你这不吃亏啊,白嫖到了。”
    “……”
    池芫:当我没说。
    陆晓晓的脑回路,无人能敌。
    “行了,我还有事要先去趟公司,回头再请你吃饭。”
    “不用回头,我马上洗头,咱们中午你办公室见——我给你带日料!”
    池芫掀了掀嘴角,“换个,不想吃日料。”
    “那火锅?”
    池芫认真地思考了下,在办公室吃火锅的可行性,然后否决了,“那算了,还是日料吧。”
    “成,等着我哟,你的小可爱将带着她的八倍镜过来听过程了!”
    魏子言才进门,就听见陆晓晓这话,顿时满头问号。
    “晓晓,什么八倍镜过程?”
    “你不是出去了吗?”
    陆晓晓坐在沙发上开始找日料店的电话,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
    “别提了,我出个门假装去机场的路上,等沈昭慕信了,我才回的。”
    反正沈昭慕这会儿在飞机上了,也不知道他其实没去。
    陆晓晓不禁竖起大拇指,“魏子言,你好贱啊。”
    一边在沈大少那屈服淫威,一边阳奉阴违,她怎么找了这么个男朋友,这是贼船啊。
    “还行吧,他脑子有包,和池芫睡了,人跑了,还让我去蹲——这多尴尬啊,万一真是他那什么不行,将人吓跑的,我去了不社死现场么。”
    魏子言说着脱了外套,放在架子上。
    陆晓晓沉默了会,犹豫要不要告诉男朋友这个真相。
    但她转念一想,不行,她如果说了,魏子言这个和沈昭慕无话不聊的大嘴巴,肯定转头就卖了情报。
    沈昭慕要是知道池芫对他那什么还挺满意的,不得抱着枕头去自荐了?
    那她的婚期也就近了。
    不了不了。
    “你,这表情,是有什么想说?”
    魏子言懒洋洋地坐下,看了眼陆晓晓欲言又止的脸,不禁朝她眨了下眼,问。
    “哎。”陆晓晓假模假样地摸了摸眼角,“说出来,我怕沈大少伤心。”
    魏子言顿时坐直了身子,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那遭了,我没学过男科。”
    “……”
    你的脑子转得好快哦,陆晓晓不禁瞪圆了眼,她还什么都没说呢,魏子言的反应不要太快了。
    “其实……额,也没有到要看医生的地步吧。”
    她有种自己无形中,将沈大少的名声一黑再黑的预感。
    对不起了沈大少,不牺牲你,我就得牺牲,那还是卖了你吧。
    “我懂,我知道你和池总是不好打击他,从他今天跟我说了后,我就琢磨了,一般这种情节,醒来逃跑的,只有两种——自卑的平凡女孩怕被男主抓回去审问,但是这显然不可能是池总的故事线。
    那么只剩下另一种了,对方实在是太差劲了,女孩逃了。”
    魏子言说着,不禁摇头,“想不到,沈昭慕看着比我有肌肉,体力也好,却……哎,果然,人不可貌相。”
    想着,他开始拿手机。
    陆晓晓不妙地跳了下眼皮,“额,你做什么?”
    “我之前认识个这方面比较权威的教授,我把他联系方式找出来,一会发给沈昭慕。”
    “……”
    苍天啊,不要吧,这,这不好吧。
    沈大少如果知道是从她这传出去的,怕是会将她杀了。
    闭了闭眼,陆晓晓一把抱住他。
    “那个,你会错意了,我听池芫的意思是——可能,沈大少是初哥,那技术上,有待提高。能力吧,估计没毛病的。”
    为什么话题一度变得猥琐起来。
    陆晓晓反思了下,谁叫她找了个不咋正常的男朋友。
    “这样啊,哈哈哈哈哈池芫真和你说了?”
    魏子言忽然拍腿大笑起来。
    看他这样子,陆晓晓迷惑了。
    “咋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上天是公平的。”想着,魏子言又被戳中笑点似的,笑得不能停,好一阵才揩去眼角的泪花,“不行了,沈昭慕最近的社死场面太多,我都想给他弄个合集,等他结婚时滚动播放……”
    陆晓晓无语,“那我觉得,沈大少会将婚礼现场变成凶杀案现场。”
    一句话,叫魏子言的笑立止。
    “哎,这份想和人分享的心情,注定实现不了了。”
    再说沈昭慕,两个小时后下了飞机。
    一下飞机就给魏子言打电话。
    结果人就在机场停车场等他。
    “够哥们啊,我请你吃饭——怎么样,池芫回公司了吗?”
    魏子言戴着墨镜,目视前方就是不看沈昭慕的脸。
    沉默地点点头。
    沈昭慕忽然悲凉地想,就算是回公司了……池芫这还是算,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吧?
    结果还不等他说什么,魏子言便捏着嗓子,深沉地道,“兄弟,没关系,就算……我不会嘲笑你的。”
    沈昭慕:哈?。。